小說者-> 偵探推理-> 《古墓伏尸》-> 第五章(漫長的洗腦)
第五章(漫長的洗腦) 作者:師爺令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1-12-13
  •     張文武漸漸回到了現實當中,大腦中似乎有無數鋼珠在來回滾動,讓他大腦一片空白,頭痛欲裂
        每當張文武試著回憶起那段經歷,他的耳旁便像是有人在念緊箍咒一般,使得他不得不放棄
        黑衣男子詭異的笑了笑,沖著張文武說道:
        “接下來的事情我來告訴你,那天,我們一共派出了三百人,分成三十個小隊,每隔十分鐘向你們發動一次進攻,最后這三百人打完了,你帶的那支隊伍只剩下你、老八、王浩、昆辰、永吉還有老熊,你們一路拼殺總算是殺到了目的地,可是到了那里你們才發現,一切并未結束”
        張文武表情茫然,哀求般的問道:
        “那后來...后來又發生了什么?你快告訴我”
        黑衣男子故意吊著張文武的口味,半天沒有說話
        而此時,張文武努力想要站立起來撲過去暴揍那黑衣男人一頓,而事與愿違,他的幾次努力都是無用功
        “孫強又是他媽怎么活下來的?你說啊”張文武幾乎是吼了出來質問黑衣人
        黑衣人不緊不慢的說道:
        “他們的車觸雷,被炸到了山崖之下,不過那里積雪很厚,斷裂的車身墜入厚厚的積雪中,積雪的緩沖效果很好,等我們的人趕過去的時候,發現車里還有不少喘著氣兒的人,其中包括身受重傷的孫強、孫玲還有幾個人,我們把他們幾個人運到了印度,給他們療傷給他們吃喝,然后我們組織里有專人審訊他們,還有專人用電擊療法給他們強行洗腦,灌輸我們編號的故事,后來你們幾個被我們抓了回來,將給他們編造的故事再灌輸到你們腦袋中,是你們這幫‘幸存者’串聯在一起”
        “你們這幫混蛋禽獸”坐在一旁的曹營長突然開口沖黑衣人怒罵道
        黑衣人不管張文武的謾罵,繼續說道:
        “為了完成我們組織的一項絕密計劃,你在被我們洗腦后釋放,這是第一步,你順利回到了國安局,因為任務失敗你被國安局名義上除名,其實暗中還是在為他們做事,但是在你腦海中不時浮現出你是一個盜墓賊的記憶揮之不去,其實這些記憶都是我們虛構的,之后第二步,將陳八奇、昆辰釋放,我們將事先編造好的夜郎王僵尸之事灌輸在他們二人腦中,第三步,也就是一九九七年秋,孫強孫玲被我們釋放,他們二人因為名字相似,被洗腦后他們二人互認兄妹,然后就是遇到陳八奇,接著與你相識,你們幾人一同前往貴州盜掘夜郎王陵”
        “你們這么做究竟有何動機?”張文武質問道
        “動機,動機很簡單,中國有句古話叫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這些年可是為我們組織搞到了不少機密文件并且給我們組織鏟除了不少障礙,或許這些你自己都不記得了?”黑衣人冷笑著說道
        “怎么可能?”張文武十分不敢相信
        “夜郎古國,甘北核反擊工程要塞,羅布泊有窮國,東海龍王廟,哪次沒有你的里應外合也不會讓我們得手”黑衣人淡淡的說道
        “如今幾張羊皮卷已經全都到手,接下來我們就要前往南極,完成我們最后的使命,啊哈哈哈哈哈”黑人癲狂的笑了起來
        “從頭算起,你們幾個人只不過是我們手中的棋子,如今涉及這件事的陳八奇、昆辰、永吉、老熊已經死了,只剩下你、孫強、孫玲,不過隨著你們三個的死,國安局對于我們的威脅將會完全消除”黑衣人冷笑了一聲,手已經伸向了后腰
        就在這一剎那,誰也沒想到孫強突然從輪椅上一躍而起,將黑衣人撲倒在地,而此時一旁的冢越亞子見狀急忙沖上去為黑衣人解圍,張文武趁機拼盡全力站起身來到曹營長身邊,將曹營長解救出來,曹營長掙脫了手腳,站起身來給張文武將錯位的關節盡量復位,完后拉開架勢一腳將冢越亞子踹飛出去,只聽嘎巴一聲,冢越亞子口吐鮮血,肋骨盡斷,昏迷過去,而那黑衣人似乎身懷武功,很快便將孫強壓在身下,一手攥拳不斷的擊打著孫強的雙眼、鼻梁,另一只手握著***頂在孫強的脖子上,之所以槍沒有響,是因為孫強的手指死死地插在扳機上使得***無法擊發
        張文武稍稍恢復了些許力氣,掄起一旁的椅子砸向黑衣人
        此刻密室外幾名黑衣人手下聽到里面的響動聲,紛紛沖入密室,曹營長使出在部隊學到的擒拿,左一拳右一腿,將黑衣人的手下打得七躺八歪
        張文武端著錯位的手撿起地上散落的***,哆哆嗦嗦的向壓在孫強身上的黑衣人瞄準,手指扣動扳機槍卻并為激發,原來彈夾已經不易而飛
        眼瞅孫強就要被黑衣人用槍打死,曹營長繞到黑衣人身后雙手抱住黑衣人的腦袋雙手使勁一擰,嘎巴一聲黑衣人的脊椎便被擰成兩段,整個人像是泄氣的皮球一般癱軟在地
        三個人總算是暫時送了口氣,張文武顯然還不能接受孫強沒死的事實,目不轉睛的盯著孫強,孫強嘆了口氣,外表顯然加蒼老,白發縷縷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居然沒死?”張文武吃驚的問道
        孫強點了點頭,喉管里發出沙沙的聲音,似乎說不出話來
        但是孫強卻張著嘴,嘴里隱隱有聲音傳出,張文武將耳朵貼到孫強的嘴邊,只聽孫強說道:
        “幻覺...一切都是幻覺...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他們就要...登月了”
        張文武以為自己聽岔了,急忙再聽了一遍,這才發現他沒聽錯,而幻覺是什么意思?難道是說當初在東海孫強的死是幻覺?留給我們的時間呢,似乎指的是制止這個神秘組織的瘋狂行為的時間,那么登月又如何解釋?
        誰會料到這一切的謎底竟然是這樣,孫強和張文武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會被這個神秘組織玩弄于鼓掌之中,不過總的來說,這黑衣人說的洗腦似乎并不成功,起碼對于孫強來說,他還是需要強大的信念的驅使才會令他陷進這整件事情中
        孫強并沒有死,這對于張文武來說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這件縈繞在他心頭二十年的謎團終于揭開,其實張文武本身就是一個謎
        從下一章節開始,小說回到第一人稱,也就是孫強的角度繼續
        [本章終]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