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悍名 作者:豆沙包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5-06
  •     2014年11月11日。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竟然敢放老娘鴿子?”林溪聽著電話中那般撕心裂肺的聲音,淡淡一笑。望著手里的書本,放棄了逛街的想法。

        “阿娟,反正你也過了二十八個光棍節了,何必在意這一次呢?”林溪靜靜的躺在沙發上,捧著手中的書,嘆息道,“若是有機會,我倒是想穿越一回,最近的種田文倒是火的一塌糊涂,興許可以讓我大展身手。”

        “你丫的還沒睡醒吧?”袁娟毫不留情的嘲笑道,“一天到晚活在自己的小說世界,我看你這輩子都要打光棍了。”

        “你不也是?”語氣平淡的幾個字,卻立刻讓憤怒的袁娟閉了嘴。

        “好吧,不跟你廢話了,老娘今天要去酒吧宿醉,哼骸”袁娟生氣的掛了電話。

        林溪微微一笑,繼續埋頭沉醉于自己的書香世界。

        “這個女人這么笨啊,不就是被休嗎,有什么了不起的?”林溪氣憤的站起來,思索到小說中的女主,心中滿是鄙夷。望著窗外燈火通明的景色,微微嘆息。

        明亮的房間忽然陷入一片黑暗,林溪見怪不怪的翻了個白眼。果然又停電了。

        默默的去廚房尋找蠟燭,卻沒有發現沙發上那本書漸漸的停留在空中,形成的黑色的漩渦。

        感覺到身后的異常,林溪微微回頭,卻發現仍舊一片黑暗,。嘲笑自己的多疑,然而卻是兩眼一閉,身體慢慢的漩渦之中。

        “村長,我要休了這婆娘!”男子捂著半邊不停流血的肩膀,對著地上暈死過去一動不動的女人,罵罵咧咧道。

        “趙喜,你可要考慮清楚了,林溪可是你明媒正娶的黃花大閨女啊,跟了你七年,給你生了一對龍鳳胎,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村長趙有為點起一根煙桿子,苦心勸道。這個村子在自己的治理下,雖然大大小小的不斷,但是這種夫妻動刀子互相傷人的倒是第一回。傳出去,名聲也不好。

        “村長,這婆娘俺是真沒辦法和她處了,天天跟個潑婦一樣,有事沒事找茬,云芳表妹只是替俺揉揉肩膀她就拿個菜刀架在俺脖子上,俺實在是怕了。”趙喜痛哭流涕的說道,“旁的俺也不說了,孩子給她,原先老屋的那兩間草舍也給她。”趙喜面上痛苦,心底卻是異常興奮,終于可以跟這彪悍的婆娘分開了。

        “罷了,罷了。”趙有為看著一眼躺在地上暈過去的林溪,確定她平安無事之后,說道,“那就和離吧。”

        “你將林溪送到草舍去吧。”趙有為輕聲吩咐道,“明天去我那里簽了章,以后你們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好。”趙喜痛苦的說道,只是黑色的眸子之中卻滿是興奮。

        林溪再次張開眼,便看到大片的白云。藍藍的天空,不再是北京那般渾濁的天氣。

        慢慢的轉過頭,嗓子卻十分饑渴,根本無力說出一句話。

        入眼的是兩個小包子,面色饑瘦,只剩兩雙黑溜溜的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

        “娘親,喝水。”小包子拿著破碗,一步一灑走到林溪面前,“娘親,喝水水。”

        林溪卻是瞪大了眼睛,再次打量自己,一聲破敗的粗布衣衫帶著幾個大大的破洞,原先的血跡如今倒是干涸成了褐紅色,腹部仍然有些疼痛,只是遮住了關鍵部分衣衫,堪比現代的比基尼。納尼?這是什么情況?莫不是真的穿越了?那也太好了!林溪的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你們幾歲了?”盡管嗓子干啞,林溪還是有些疑惑的出了聲。不管是怎樣的境地,自己都要有信心好好的活下去!

        個子較高的小包子不屑說道,“娘親也太沒出息了,像那樣的爹爹,休了就休了,用得著尋死覓活的么?”

        “啊?”林溪腦海陷入一片空白,慢慢的將這具身體的記憶糅合。

        原主也叫林溪,是隔壁村富商林大戶家中的庶女,小妾所出,夫人不喜,在家排行老九,所以人喚九娘。因為某種原因后來許了趙家村不學無術的趙喜。如今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年紀卻只有二十三歲。讓人疑惑的是,九娘在與趙喜成親不到半年便剩下一對龍飛胎,以至于村子里流言四起,趙喜頭上是戴著綠帽子的。兩個孩子,兒子趙大寶,女兒趙小春,七歲。

        只守于其他的記憶,倒是一無所知了。

        “跟我好好說說村里的人吧。”對著趙大寶那雙清澈的眸子,林溪微微一笑。

        然而,兩個小的肚子卻是同時咕嚕咕嚕了。

        “餓了吧?我給你們做吃的,”艱難的爬起來,面對眼前的一切,林溪卻是徹底傻了眼。

        半邊屋頂正對天空的草舍,所謂的廚房只有一個灶臺,一只破碗。一雙長短不齊的筷子。

        回首看到兩個包子可憐兮兮的眼神,林溪忍不住罵道,“該死的老天,你耍老娘是吧?”

        轟隆隆——

        老天爺很給面子的打起了雷,夏日的天氣變化無常,瞬間變下起了瓢潑大雨。

        林溪只好護住兩個包子躲在墻角,等著這一場雨結束。

        “趙家的,可在家?”雨停之后,女人的聲音陡然響起。

        “是謝大娘。”趙大寶笑著對林溪說道。

        腦海之中關于謝大娘的記憶漸漸的浮現。原先是趙喜隔壁家的寡婦,性格溫柔,聽說前年丈夫打獵剛死,留下一個女兒,相依為命。對林溪的悍婦名聲形成鮮明對比。然而兩人卻是好友。謝大娘對于林溪一直是溫和以待。

        “哎,俺在呢。”林溪不由自主的回應道。

        謝娘子進了屋,看到娘仨躲在角落里,心中也忍不住的心酸,將懷里的白面饃饃遞到兩個包子面前,笑著說道,“去一邊吃吧,嬸子和你娘有話說。”

        等孩子站在一爆謝娘子拉住林溪的手,嘆息道,“九娘啊,俺告訴你多少回,不管怎樣要忍,趙喜再不濟也是你當家的,如今被趕出來,倒是讓那個狐媚子撿了便宜。”

        林溪只做溫順狀,也不說話,就靜靜聽著謝娘子說著,片刻之后終于理清了情況。

        原先的林九娘在看到趙喜和他表妹親熱的時候,忍不住拿了把菜刀去示威,卻不想被趙喜將自己推到,頭磕著了紅木椅子上,暈死了。而自己就悲催的到這位剛被休棄的女人身上,帶著一雙兒女被趕出來了。

        “俺也知道你心里現在是不快活的。”謝娘子安慰道,“現在這天氣,這茅舍也住不了人,你苦了自己也不能苦了孩子,先帶著孩子去我那里過兩天吧。往后的事,再從長計議。”謝娘子見林溪始終沉默,忍不住說道。

        沉默片刻,望著兩個包子期盼的眼神,林溪終究點點頭。

        “謝大嫂。”林溪溫柔啟齒道,“你先等我一下,這幅模樣,我也不想出門。”

        仔細打量渾身血跡的林溪,謝娘子點點頭。

        過了一會,便帶著林九娘和兩個小包子回了自己的家。

        “喲,你這悍婆娘還敢回來?”趙喜站在屋前,看到林溪小步跟著謝娘子回家,嘲笑道。

        林溪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并不多言。

        趙喜是標準的懶散的漢子,白皙的肌膚,渾身肥膘,只是那雙不安分的眸子里透著點點淫光。若不是這么多年,林九娘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自己也不會有將云芳接過來的想法。

        “九娘,若是云芳為妻你為妾,我便同意不和離,如何?”趙喜不屑的說道。

        林溪根本不理他,只是緊緊的牽著兩個孩子的手跟在謝娘子的背后。

        第一次被林溪這般忽視,趙喜心中有些不悅。心中便暗暗起了心思。

        林溪雖然脾氣暴躁,但是那姿色可是這趙家村一等一的,這么些年,自己根本沒有碰到!何況若是自己不要也不能便宜了別人!

        謝大娘孤兒寡母兩人也是不易。謝大娘的夫家姓劉,劉大同,是村子里唯一的獵戶,前年進了山便在沒有消息。

        謝大娘卻是不愿意面對這些的,幸虧劉大同留下的積蓄頗豐,娘兩個精打細算日子也算過得溫飽。

        “今日你跟俺睡,兩個姑娘也睡在里面,只是大寶。”在吩咐住宿之后,謝娘子望著趙大寶,有些為難,雖說七歲的男娃吃住還未分席,只是若讓人知道了,對自己瑩瑩的名聲也不好。

        林溪明白謝九娘的擔憂,微微一笑,說道,“謝大姐,你帶著兩個孩子睡,我陪著大寶睡外面。”

        “那可怎么行?”謝娘子緊蹙眉頭說道,“俺請你來俺家,可不能怠慢了。”

        “那便給我和大寶加床被子吧。”林溪回以微笑,“這是夏日,不會太冷。”

        再三推拒之后,謝娘子終究同意了。

        趙小春卻是不愿意的,死活吵鬧著想和娘親哥哥住在一起。林溪最終同意。

        夜,寂靜無聲。璀璨的星空卻是浩瀚無垠。

        望著身邊兩個酣睡的孩子,林溪在心中暗暗發誓,既然老天給了自己一次經歷穿越的機會,自己怎能讓老天失望呢?

        從腦海之中將原主所有的記憶全部清理完畢,林溪微微的勾起了嘴角,明日和離?無聲的譏笑。那么久期待林九娘的逆襲吧!

        次日一早,林溪對著銅鏡仔細的梳妝打扮,自己原先就是十里八村聞名的美人相,據說是遺傳了已死娘親的好傳統,才會被便宜老爹的大夫人嫌棄。只不過因為名聲被大夫人搞臭,無奈才嫁給了趙喜這樣的渣渣。最后林九娘索性自暴自棄,成了遠近聞名的悍婦。但是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這林九娘從不曾和趙喜發生過關系。林溪倒是有些疑惑,林九娘到底藏著怎樣的故事呢?明明家世豐厚,卻嫁入了如此偏遠的山村,還要嫁給趙喜這樣不學無術的人?

        不施粉黛的面容因為長期的營養不良顯得有點暗黃,只是隱隱還是可以看出嬌俏的模樣。

        “九娘,到時候可要好好的說話啊。”謝大娘看了一眼九娘,嘆息道。

        “一個人帶著孩子的生活真的不易,你要考慮清楚啊。”

        “謝大嫂放心吧。”林溪回以微笑,“我知道該如何做。”

        自信流轉的眸子中盡是張揚的神采。

        一左一右牽著兩個包子,林溪緩緩的走到早已人滿為患的村長家中。

        ------題外話------

        豆沙包新作!歡迎品嘗!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