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道歉 作者:豆沙包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5-06
  •     次日,吃過早飯之后,瑩瑩便帶著小春去后山摘金銀花去了,林溪站在院子中間,繼續忙活著板車。

        謝秀英去自家的菜地去澆水了,看著林大寶在院子里一遍又一遍的跑著,林溪有些心疼,但是始終沒有出聲。

        “嗚嗚……”小春的哭聲自耳畔傳來,林溪連忙丟下手中的刨子,跑出了門。

        “怎么了,小春?”林溪看著兩人身上的泥巴,有些不解的問道。

        “娘親……他們……小杏罵……我和哥哥……是野種。”小春哽咽著說道。

        林溪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瑩瑩,告訴林姨這是怎么回事?”

        瑩瑩的臉色因為憤怒漲的通紅,但是說了出來,“原本我帶著小春在后山摘花,看到小杏和小梅,本來沒什么事情,可是她們不停的說林姨是狐貍精,還說小春和大寶是沒爹的野孩子。小春氣不過便拿泥巴丟了她們,所以便吵了起來。”

        林溪微微蹙眉,兩個半大的孩子竟然會說出那樣的話,八九成是父母沒有教好。再說小杏和小梅是石子娘的孫女兒,看來不給她們一點教訓,她們不會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

        “你先帶著小春回去好好洗洗,換身干凈的衣衫,其他的事情。林姨來結解決。”林溪抱著小春輕聲安慰道,“小春乖,等娘親回來。”

        “娘親,我和哥哥真的是野孩子嗎?”小春抽泣著問道。

        “傻孩子,你和大寶都是娘親的寶貝,怎么會是野孩子呢,聽瑩瑩姐的話,娘親馬上回來。”林溪憤怒的轉身,提起旁邊的斧頭,便大步走到了石子娘家。

        “喲,這是干啥啊?”正在掃院子的石子娘看到林溪怒氣沖沖的拿把斧頭跑到自家門口,先是一驚,隨后平靜的問道,“九娘,這么早就出去砍柴啊?”

        “將小杏和小梅給我帶出來。”林溪怒聲說道。

        “林九娘!”石子娘脾氣也上來了,“俺是找你惹你了,一大早上發什么瘋!”

        “發瘋的是你家孫女,將兩個孩子交出來給小春道歉!”林溪憤怒的喊道,“否則我便一把火燒了你家!”

        “喲,怎么,敢做還不敢認啊?自己偷人讓孩子受了累,你還有臉說!”石子娘的嗓門極大,又是早晨的時候,立刻石子娘的門口便聚滿了人。

        “石子娘,這是怎么回事啊!”秀姑在一旁插科打諢道,“不會是你家石子做了對不起九娘的事情吧?”

        “你給俺閉嘴!”石子娘憤怒的喊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誰不知道我家石子是十里八村唯一的秀才,把你那滿嘴噴糞的臭嘴給我閉上!”

        “喲,石子娘,這可不對了啊,你慫恿自家孫女罵小春就是不對了啊,九娘再不濟,也是俺們村子的。”秀姑也是生氣了,望著一派冷靜的林九娘,煽風點火道。

        “林九娘,你到底想干啥!”石子娘大聲的喊道。

        “將你兩個孫女喊出來。”林溪的聲音不再憤怒,只是眼中的平靜更讓人恐懼。

        小杏和小梅躲在屋子里面,實在是忍不住了,便跑了出來,“俺奶說了,你就是著村子里面的狐貍精,到處勾搭野漢子,還生了小春和大寶兩個野孩子,俺就罵她了!”

        林溪微微撇眉,淡淡一笑,“石子娘,你是那只眼看到我偷漢子了?”

        “你嫁給趙喜,不到半年便生了兩個孩子,不是偷漢子是什么?”石子娘撇嘴說道,一時之間,眾人鴉雀無聲,似乎都在回憶當初的那件事。

        “行了,都給俺閉嘴!”村長趙有為大聲的喊道,雖然不知道為什么縣令大人一早便來趙家村尋找林溪,但是此刻聽到這些話,看到袁天平仍然平靜的面色,趙有為只覺得面上無關。

        “村長,你可要給俺做主啊!”石子娘一看到趙有為便大聲的喊道,“這林九娘跟只瘋狗一樣,一早便拿著斧頭上我家發瘋。”

        “夠了!”趙有為掃了一眼始終平靜的林溪,大聲喊道,對著石子娘說道,“你是什么德行,大家都清楚,沒事就不要亂嚼舌根子!”

        林溪卻是淡然,慢慢的走到村長面前,對著站在村長身后的袁天平微微一笑道,“縣令大人,這十里八村唯一的秀才家風好似不正呢!”

        “不知九娘想要如何?”袁天平淡淡一笑。

        “不過了就奪了秀才的身份,如何?”林溪淡淡一笑,掃過石子娘蒼白的眼神,對著眾人說道,“我林九娘行得正坐得端,若是你們想要用言語中傷我,我建議你們先驗證一下流言的真實性。”

        “那邊依你所言。”袁天平但是越來越欣賞林溪的作為了。帶著一雙兒女,與夫君和離,背負著太多的流言,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縣令大人,俺們冤枉啊!”終于回過神來的石子娘大聲的喊道。村長也有些掙扎,畢竟石子是趙家村唯一的秀才,“大人,你看?”

        “九娘,你要如何?”袁天平并不買賬,而是轉向九娘問道。

        “你這該死的狐媚子,到底給縣令大人灌了什么迷魂湯,竟然敢害我家石子!”石子娘立刻上前企圖抓住林溪,豈知林溪一個閃身,石子娘便撞到了自己的門上,額頭立刻起了一個大包。

        “讓小杏和小梅給我家小春道歉,我便原諒你,如何?”林溪笑著問道。

        “俺們不!”小杏和小梅立刻出聲反對道。

        “既然你們不愿意,那便按照縣令的話去做吧!”林溪也不生氣微微惋惜道,“聽說石子可是這十里八村唯一的秀才老爺呢,若是奪了名號,恐怕明年的科舉也趕不上了吧?”

        “你們兩個天殺的。趕快去跟小春道歉!”比起兒子的名號,任何東西都是不值得,石子娘大聲的對兩個孫女喊道,“快去道歉,要是讓你們二叔的名號被奪了,俺就弄死你們兩個!”

        “就不!”小杏和小梅脾氣也上來了,十歲的孩子正是叛逆的時候,“俺娘早就說了,奶心里只有石子叔,沒有俺爹,要不是俺爹那么辛苦,石子叔早就餓死了,哪有銀錢去念酸秀才!”

        石子娘被兩個孩子氣的臉色發白,努努嘴,卻什么都說不出來。

        “既然如此,今日黃昏之后,若是兩個孩子還不上門道歉,別怪我不念同村的情意!”林溪微微一笑,便轉身離開,袁天平也不生氣,只是慢慢的跟在她的身后。

        回了謝大娘家,小春也不再哭泣,乖乖和瑩瑩在屋里面將金銀花除去根莖。

        “若是縣令是來上門道歉了,恐怕誠意不夠。”林溪繼續忙活自己的板車說道,“袁逑公子的事情,我林溪可是一個小心眼的女人,剛剛縣令大人已經見識到了。”

        “袁逑胡作非為的事情起先我并不知情。”袁天平淡淡一笑。

        “那也與我無關。”林溪微微一笑,其實自己也想到了,若是百姓推崇袁天平,對于袁逑的罪行都會抱著一種認命的心態,只是很可惜,他惹到的是自己。

        “我已經將袁逑關入天牢了,三個月,這樣的結果九娘可滿意?”見林溪不言語,袁天平也不氣惱,“再說,九娘剛剛若是沒有看到本縣,態度也不會瞬間便改了吧!”

        從一開始的怒氣沖沖到后來的平靜,林溪卻是是因為看到了在人群之中的袁天平才改變了初衷,上門罵人的事情林溪做不出來,但是林九娘可以。

        “縣令大人此次前來,所謂何事?”林溪立刻轉了話鋒,“老夫人這幾日的食量如何?”

        “面色倒是越來越好了,只是始終昏迷。”提及家母,袁天平的臉色有些擔憂。

        “過幾日等金銀花曬制成功了,我便上門去。”林溪給了他一個答案,袁天平也滿意的笑道,“如此,我答應你的事情也會做到。”

        “如此正好。”兩人相視一笑,送走袁天平之后,林溪便繼續忙活自己的板車,還差一點點便能成功了。

        只是此刻的謝秀英卻在自家門前被村子里的人給圍了起來。

        ------題外話------

        這兩天的章節都很肥喔……親們點一下加入書架吧!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