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種田重生-> 《田園之農家悍婦》-> 第五十一章 糾纏
第五十一章 糾纏 作者:豆沙包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5-06
  •     黃笙在院子里面坐了一夜,心中終究做出了決定。

        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鋪開信紙,慢慢的落筆……

        次日一早,林溪起身去了謝秀英的屋子,果不其然,謝秀英安然無恙的躺在自己的。

        只是雙眸依舊緊閉。

        “怎么還不醒?”對著身后的男人,林溪面帶不解的轉身問道。

        “還沒有完全散開。”楚冥陽不咸不淡的說道,“本座餓了,先去做飯。”

        林溪無奈的白了他一樣,想起幾個孩子也還沒有吃飯,便立刻起身去了廚房。

        幾個白面饅頭,一碗可口的小粥和一碟精致的小菜,卻讓楚冥陽吃的不亦樂乎。如此家常的菜肴在這個女人手里竟然如此的美味。

        “這是什么?”指著面前的小菜,楚冥陽不解的問道。

        “榨菜!”林溪溫聲解釋道,想起幾個孩子還沒有吃飯,便催促道,“你吃完便離開吧。”

        “為何?”楚冥陽不解的問道,眼神又掃過謝秀英的房間。

        林溪有些無奈的說道,“我知道你救了嫂子,但是大恩不言謝,你還是快走吧!”

        “哦?”楚冥陽眼角帶著笑意忽然問道,“可是,本座知曉,你之所以這般在乎那個女人,不就是本著滴水之恩應當涌泉相報的情意么?”

        “不管如何,我不養小白臉。你懂不?”林溪無奈的說道,現在自己總算是明白了,和這個男人說理,簡直就是對牛彈琴。

        “何為小白臉?”某人本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態度再接再厲道。

        “就是只吃飯不干活,偶爾提供性生活的男人。”林溪實在是不想再廢話了。

        “這個,本座喜歡。”楚冥陽一本正經的點頭說道,林溪先是瞪大了眼睛,而后開懷大笑,“你?前半句,你能做到,至于后半句么,有待考證。”

        楚冥陽的眼中閃爍著怒火,卻只字未言。

        清晨帶著微涼的風吹散了夏末的炎熱,林溪忙活著手中的藥材,微微一笑。

        “林姨,俺想回家一趟。”英子忽然開口道,在林姨家中待了兩日,英子終究還是擔心父親,姐姐斷然是不會照顧父親的,父親煙癮大,英子怕他忘記了吃飯。

        林溪微微點頭,“那就讓趙叔叔送你回去吧!”

        英子乖巧的點頭,便坐上了趙小麥的牛車,林溪望著牛車,微微蹙眉,牛車始終做起來始終不舒服,也許是時候買輛馬車了。

        瑩瑩望著桌子上那只蝴蝶簪子,雙眼通紅,眼淚只在眼眶之中打轉,卻落不下來,手中那張信,字字誅心。

        原來,他們早就注定了不可能。可是到底是誰撥動了那根騷動的琴弦?

        未聞其聲,便消逝與空氣之中。

        “瑩瑩。”聽到小春的話,林溪連忙趕了過來,可是真的看到瑩瑩的那一刻,所以勸慰的話全部堵在了嘴爆始終,還是無話可說。

        “林姨,我是不是很傻?”瑩瑩忽然笑了,帶著幾分燦爛的笑容,“現在我才知曉,原來,他叫納蘭笙。”

        林溪上前,將瑩瑩抱入懷中,輕輕的拍著她的后背,溫聲寬慰道,“若是心里難受,那邊發泄出來,林姨始終陪著你。”

        “林姨。”瑩瑩的聲音漸漸的哽咽,“若是真的難受便也發泄了,可是我就是覺得胸口悶,悶的不知該說些什么。”

        “那邊不要說。”林溪無奈的笑道,“不管如何,瑩瑩在林姨的心中始終是最好的。”

        瑩瑩忽然笑了。就連眉眼都是彎的,“林姨,你教我讀書吧,不管是四書五經還是其他,我想要飽讀詩書。”

        即使如今的我配不上你,也要努力像你看齊。瑩瑩在心中默默的念到。

        林溪微微點頭,卻看到紙上短短幾句話,暗暗心驚。

        “東萊國太子,納蘭笙。如今年方十六,當娶親。”短短的幾句話,卻道出了他不告而別的原因,瑩瑩將那只蝴蝶簪子收入自己的匣子之中,慢慢的蓋上。

        那只蝴蝶,承載了太多的夢,而那樣的夢,太過沉重。

        讓林溪最最心煩的事情,便是楚冥陽,白日不知他的蹤跡,晚上卻總會準時的出現在林溪的廚房。

        “本座今晚想吃肉。”楚冥陽好看的雙眉緊緊的蹙在一起,眼前的女人就是想趕自己賺所以才會連續三天晚上只煮粥。

        “那就請你老人家移駕吧!”林溪有些無奈的笑道。

        “本座想吃糖醋排骨,若是你不做,后果自負!”楚冥陽的眼神十分具有震懾性。

        “那又如何?”林溪實在是活了,“老娘不發飆,你還蹬鼻子上臉?吃白飯還這么理直氣壯?”

        “九娘,莫要忘了,家中還有其他人。”簡短的一句話,卻讓林溪瞬間平息了怒火。

        “你到底想怎樣?”林溪實在是無可奈何了,眼前的這尊瘟神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心甘情愿的離開。

        “明日。”楚冥陽忽然開口道。

        “明日?”林溪自己都不曾發現聲音之中一閃而過的失落。

        “嗯。”楚冥陽的聲線一種帶著極致妖嬈的,“今晚,就做糖醋小排吧!”

        “好吧。”林溪終究松了口,便繼續在廚房之中忙活起來,看到她忙碌的背影,楚冥陽嘴角漸漸的升起了一抹苦澀,如果當初,我們便是這樣,又怎會是如今的結果?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