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作者:豆沙包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5-06
  •     “大寶,發生什么事情了?”林溪看到大寶焦急的眼神不解的問道。

        “云天茶樓來了一批人搗亂。”大寶的眼中閃爍著怒火,林溪卻忽視了。

        趕到了對面的云天茶樓卻看到了一臉鮮血的趙小麥還有站在他身后瑟瑟發抖的瑩瑩。

        一股怒火從體內流竄,此刻的林溪異常的憤怒。

        云天茶樓不復以往那般的熱鬧,只有七人身著黑衣默默的站在大廳中央,林溪悉心所做的木椅以及桌子此刻全部四分五裂,那些酒菜如今也是散落在地,看起來是狼狽不堪。

        林溪默默的握緊了雙拳,低沉的嗓音之中帶著濃濃的怒火,“五湖四海皆是朋友,你們這么搗亂是為了什么?”

        為首的一人賊眉鼠眼,手上提著白玉酒壺,看到林溪,眼中帶著一抹得逞,笑道,“不為什么,就像會會小娘子。”

        對著為趙小麥擦拭傷口的瑩瑩,看到他眼中閃過的一絲淫光,林溪怒了。

        “知道姐姐平時最恨什么人嗎?”林溪的聲音之中忽然帶著笑意,正欲出手之時,卻見一抹紅色的身影早將眼前的人的脖頸擰斷。

        清脆的聲音不帶一絲的猶豫。

        “久久,莫要臟了你的手。”楚冥陽饒有興致笑道,對著剩下的幾人問道,“斧頭幫?不過爾爾。”

        剩下幾人互相觀望了一眼,最終從窗戶飛身而出。

        楚冥陽的眼中劃過一絲狠戾,在面對林溪的時候,臉上不再掛著笑容,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之中,將林溪攔腰抱起,飛身而去。

        “大寶,你娘?”瑩瑩有些擔心的問道。那個男人的氣場實在是太強大,讓人無法忽視。

        “瑩瑩姐放心,楚叔叔不會傷害娘親。”大寶回以溫和的笑容,說道,“瑩瑩姐,你將趙叔叔送去醫館吧,這里我來收拾。”

        看到站在大寶身后的蕓娘,瑩瑩淺淺一笑,最后還是聽了大寶的話。

        “蕓姨,我去找小春,這里交給你。”大寶沉聲吩咐之后便轉身離開。

        楚冥陽帶著林溪一路來到了鵲橋上,林溪有些意外,但是還是忍不住開口道,“九千歲不會算到了今日有人來偷襲云天茶樓?”

        “久久以為呢?”楚冥陽反問一句,卻讓林溪不知該回以何句。

        “眾里尋他千,暮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不得不承認,楚冥陽的嗓音帶著一種極致的,微微低沉的聲音更蝕起了林溪的好奇心,眼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是真的太監還是偽太監?

        “久久。”

        “九千歲還是不要叫我久久。”林溪不自覺的想要反駁,久久,那個在自己夢中常常出現的女人,讓自己忍不住想去抵觸。

        今日是花燈節,小河之中滿是承載了大家心愿的花燈,望著那點點星火不斷的向前蔓延,林溪有一種別樣的情緒。

        “流心,不準偷看我的愿望!”一身紅衣的久久笑的妖嬈燦爛,帶著一種極致的魅力妖嬈無比。

        在她身后的男人,一身白衣,林溪卻看不真切他的臉。

        他溫暖寬厚的手掌漸漸的蒙上了久久那靈動的眼眸。

        他在她的耳畔微微開口,“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那日的燈火美麗,卻抵不上她微醺的臉頰。

        就在他的唇畔漸漸的侵襲,一把匕首漸漸的穿透她的心臟。

        “流心,你為何如此對我?”帶著不甘,她淺淺一笑,嘴角還掛著鮮血。

        “對不起,久久。”簡短的五個人卻是久久最后一刻的期盼,那抹白色的身影越來越模糊。

        林溪仿佛感受到了那種痛苦,忍不住捂著胸口,忍不住滴下痛苦的汗珠。

        “久久……”

        “久久……”

        那些回音在腦海之中縈繞,帶著不甘,帶著嘲諷,甚至帶著那種窒息的疼痛……

        “娘親!”林溪猛地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正牽著兩個包子的手走在街道上。

        “娘親,你怎么了?”小春著冰糖葫蘆不解的問道。

        大寶的眼中閃過一絲警惕,將面前的那面精致的花燈遞到林溪面前,“娘親,這個花燈有什么特別之處嗎?為什么你盯著它看了好久?”

        林溪將花燈舉起,才發現上面只是提著那首白頭吟。

        皚如山上雪,皎若云間月。

        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斗酒會,明旦溝水頭。

        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凄凄復凄凄,嫁娶不須啼。

        愿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竹竿何裊裊,魚尾何簁簁!

        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老板,這花燈我要了。”林溪微笑,將手中的花燈舉起,對著大寶疑惑的問道,“大寶,我們是什么時辰出來的?瑩瑩沒事吧?”

        “娘親,剛剛楚叔叔跟你說什么了?你從回來到現在就是心神不寧的樣子。”大寶有些焦急的問道,不知道為何,大寶在心底對于楚冥陽有一種情不自禁想要靠近的感覺。

        “沒什么事情。”林溪微微一笑,繼續帶著兩個孩子向前走。

        如今以來,剛剛在鵲橋之上,九千歲說完那句話,自己就回來了?

        以前的久久,到底遭遇了什么?這些過往,對于現在的林溪而言,到底有沒有意義?

        花燈節結束,回到家中,安心的沐浴之后,林溪再次了夢鄉。

        在五華山下,山腳是一片翠綠,遠遠望去,美不勝收。

        久久一身緋紅色的長裙在懸崖上隨風飄揚,她的背影,妖嬈媚骨,轉過身去,看到她面容,攝人心魄。

        她的發絲盡數落下,一張精致的鵝蛋臉,沒有絲毫的妝容,帶著天然的魅力,她的眉,勝青黛,她的眼,似深泉,她的鼻梁,而高挺,最難得是她的唇,帶著點點的紅艷在心間綻放。

        她淺淺一笑,遠處馬蹄聲襲來,她的嘴角揚起了微笑,直到看清馬上的那抹身影,她微微一笑,縱身而下!

        萬丈懸崖,只是帶著她的妖嬈,帶著他的不甘。

        那撕心裂肺的吼聲是他心中永遠無法治愈的傷。

        林溪的眼角漸漸的落下淚痕,自己的心就像被一片一片凌遲著,疼的難以言喻。

        “對不起了,久久!”

        楚冥陽端坐在她的身爆纖細的手指漸漸的擦拭她額間的汗珠,眼眸的深處掩藏著一抹苦痛。

        久久,痛嗎?

        痛,那就對了……

        風無聲的劃過,林溪慢慢的睜開了眼睛,望著枕頭,林溪苦澀一笑。

        為何落淚為何苦,卻是不知。

        李大靖今日一早便趕回了天水村,想趁著身子硬朗,將家中的東西稍微收拾一下,對于李敏,自己也是死了心了,這樣的女兒不要也罷,自己還有英子要照顧,想來老伴泉下有知,也不會在責怪自己。

        在英子的攙扶下,終究是回了家,面對一路上村民的指指點點,李大靖十分不解。雖說這些日子自己住在鎮子上,但是以往自己為天水村做的事情也不少,帶領著村民一起生活也漸漸步上了正軌,只是以往自己都沒有見到那種帶著可憐還有一些譏笑的眼神。

        “齊大嬸,這是怎么了?”英子望著從身便走過看著自己長大的齊,不解的問道。

        “大靖啊,英子,這天水村,往后你們還是不要來了。”齊大嬸微微嘆息,感慨了一句。

        李大靖卻是不明白,“齊嬸子,你倒是跟我說說為什么?”

        “還說為什么,若不是你家敏子到處禍害人,俺們這村子會這么亂嗎?”從一旁走過正要去田地里面除草的程大嫂鄙夷的說道,“看敏子小時候多乖巧,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教的,現在倒好,領著外人在村子里面胡作非為,關系,簡直丟人!”

        李敏小時候因為嘴巴甜,會說話,一直以來在村民的眼中都是好孩子,直到她和趙壽全成親之后,一切都好像變了個樣子。

        “子不教,父之過。”齊大神嘆息道,“大靖啊,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李大靖一頭霧水,但是趕回家中的步伐也快了不少,英子連忙追了上去。

        “程家嫂子,你要少說幾句。”齊大嬸嘆氣之后也就轉身進了屋子。

        程芳默默的吐了一口口水,也繼續往前賺不想說這些糟心事。

        待李大靖回家之后,看到大廳之中那些男男女女緊緊的抱在一起,做著不堪的事情,立刻蒙著了英子的眼睛,將英子安頓好之后,李大靖將茅草屋里的柴火將自家的院子包圍,慢慢的走了進去。

        看到那趙喜一家子,還有自家的女兒渾身的樣子,忍不住怒從心中來,手上拎著斧子,李大靖一路走到正堂,望著那些毫不相識的面孔,怒聲道,“現在給你們機會滾出我的家!”

        “爹,你這是做什么?”李敏相當不解的問道,卻被李大靖砍斷了一只手。

        “子不教,父之過,若不是我當初處處縱容你,也不會落到如今境地!”李大靖憤怒的喊著,從懷里掏出了火星子,你們有時間給我滾,否則老子帶著你們一起死!“

        “爹!”望著自己鮮血淋漓的胳膊,李敏吼道,直到這一刻,她才知道,一直疼愛她的父親此刻是真的怒了!

        英子一直等在門外,不知道父親到底在做什么,便跑去請族老,待到英子回來之時,迎面的便是熊熊烈火!

        火勢蔓延,英子的心一點一點的沉入了谷底。

        若不是齊大嬸牢牢的抓住了自己,英子便要火海了。

        爹!

        姐!

        撕心裂肺的聲音從血管之中蔓延,可英子卻一個音節都發不出來,那滿目的火焰似乎要將自己吞噬,從今以后,這個世界在沒有了李英的親人!

        英子慢慢的合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過去。

        “娘,英子姐姐什么時候會醒?”小春有些擔心的問道。

        林溪再次給她把了脈,淺淺的笑著,“小春放心,英子姐姐沒什么大事。”

        悲痛過度以致昏厥,至于她什么時候才能醒來,林溪也無法確定。

        若是她不愿意醒來,面對這場悲痛,那么自己也是無能為力的。

        大寶左手托腮,眼底卻是一片擔憂。

        “小白,英子會醒么?”英子雖然比自己大三歲,但是小白的心里卻是不愿喊她姐姐,在他的潛意識里,英子才是需要被照顧的那一個。

        “大寶,想去英子的夢境嗎?”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小白默默的笑道,“也許,夢中有她的牽掛,所以她不愿醒來。”

        大寶卻是搖,“我相信她。”

        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寶有些擔憂的問道,“小白,這幾日,娘親常常在走神,甚至無緣由的落淚,大寶可知這是為什么?”

        小白搖,只字未言。

        時間過得很快,很快便到了中秋佳節。林溪一早便準備了不少的材料,準備做些月餅,讓大家一飽口福。

        夏日接近了尾聲,秋意襲來,帶著微涼的風,漸漸的吹進眾人的心中。

        因著趙家村道路的修建完畢,村子里面的交通也便利了不少,因此先前林溪入獄的流言也消散在夏末的風中,因為修路的事情,不少村民都拿到了一筆豐厚的酬勞,就連一直不待見林溪的秀姑,臉上也勉強的掛上了笑容。

        “九娘啊,那個魚塘,真的不會在出問題了吧?”秀姑有些猶豫,但是又想起前些日子村長做出的保證,也就問道。

        林溪微笑,說道,“魚塘里面的情況你可以去看看,至于要不要養魚完全是你們自愿。”

        秀姑點點頭,又問道,“九娘,這在捯飭什么呢?”

        林溪停下手中的活計,笑道,“今日不是中秋節么?打算做些月餅,嫂子若是有空,晚點也可以來嘗嘗。”

        秀姑見林溪始終笑意盈盈,現在看著林溪的眼神也不再那么有敵意了。

        這段時間,林溪雖然為夢境所纏繞,但是茶樓和胭脂鋪子的事情都還不錯,兩個孩子也算試巧聽話,林溪覺得生活還是不錯的,除了眼前的這個人。

        楚冥陽,自從那日在鵲橋消失之后,不到幾日的功夫,居然在丟給了林溪一大包銀兩便在自家的客房之中住了下來。

        看在他帶著大包練功的份上,林溪也為多言。

        “娘親,這是在做什么?”練完了今日的書法,小春跑到林溪的身爆笑著問道。

        “小春乖,娘親,要做月餅。”林溪笑著說道。

        小春噢了一聲又跑到大包的身爆學起了他的樣子,也蹲起了馬步。

        對于楚冥陽的魔鬼訓練,林溪的心中還是有些心疼的,不過那日問過大包的意見之后,林溪也就不再糾結。

        “娘,我知道您想說什么,但是娘親,我想讓自己變得強大,只有強大起來,才能保護你和小春。”

        從帶著兩個包子肚子生活,她們的生活就一直是平靜之中帶著波瀾,對于大寶這樣的要求,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林溪選擇了沉默,也許是林九娘的骨子里,還是愿意相信這個男人的。

        漆黑的一片夜空之中掛著月亮,帶著毛毛的亮光照耀著大地,林溪端出月餅,兩個孩子坐在一旁,瑩瑩和蕓娘也早早的關了鋪子回到家中。

        眾人皆是沉默,然而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心事。

        “娘親,今天的月亮為什么這么圓?”小春坐在林溪的懷中指著天上的月亮問道。

        “因為今天是中秋節啊。”林溪笑著說道,“十五的月兒是圓圓的,小春想聽故事嗎?”

        “想!”小春立刻笑出了聲,因為她最喜歡娘親說故事。

        “從前有一個人,她長得特別漂亮,她的名字叫做嫦娥……”沉默的氣氛之中,林溪的聲音溫柔的流淌著。

        大寶和小春也乖巧的聽著,蕓娘吃了一塊月餅也累了,更是看到楚冥陽在場,有些壓抑便轉身回了房間。

        聽完故事,趙小麥有些猶豫,但是看到林溪起身準備去廚房,心下暗暗的決定,在廚房的門口攔住了她。

        “九娘。”趙小麥的手心微微的出汗語氣也緊張了不少。

        “趙大哥?什么事?”林溪笑著問道。

        趙小麥從腰間掏出了一枚翠綠剔透的玉鐲子,有些緊張的說道,“這個,送……送給你。”

        林溪微微,卻沒有接過,而是不解的問道,“為何要送給我?”

        “謝謝你。”趙小麥不由分說的將玉鐲子遞到林溪手中,低著頭跑開,林溪有些郁悶,打算將鐲子還回去,卻看到了蕓娘帶著淚的目光,心下暗暗一驚。林溪立刻上前……

        瑩瑩望著天空之中的月亮,心里卻有些悲涼,娘親雖然有信傳來一切安好,但是瑩瑩的心里還是有些擔憂。

        一顆心卻有一塊感覺要窒息,那抹背影卻始終捉摸不透,瑩瑩嘴角苦笑,自己與他,他們的世界差異太大。淚漸漸的滑落,一張絲帕卻出現在面前。瑩瑩抬頭,淚眼成花。

        “你為何落淚?”黃笙嘴角帶著笑容,問道。

        “這是夢吧。”瑩瑩默默的低下頭,難道自己的思念已經著魔了嗎?

        “若是夢,你能接過我的絲帕?”黃笙淺淺的笑著,對上她詫異的眸子,笑道,“瑩瑩,我回來了。”

        ------題外話------

        喜歡的出來冒泡吧……

        另外有個有獎問答,關于林溪與九千歲,你們覺得林溪出現關于久久的畫面是為什么?

        歡迎各種答案,會有和包子一樣想法的妹紙么?

        到今晚九點,猜出來的獎勵50xxb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