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作者:豆沙包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5-06
  •     瑩瑩看清了那張容顏,眼底滿是不可置信。

        他,回來了。

        這是真的么?

        “瑩瑩,我餓了。”極不合時宜的一句話,卻讓瑩瑩知曉,這便是現實,他真的回來了。

        “林姨,今日做了月餅,你要不要嘗嘗?”瑩瑩忍不住眼中的思念,笑出了聲。

        “我要吃你做的。”黃笙抬頭,對上那雙日思夜想的眸子,淺淺的笑著。

        瑩瑩立刻起身去了廚房。

        望著她的背影,黃笙忽然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對的。

        “你當真要為一個女人放棄皇位?”皇后的聲音帶著滿滿的憤怒。

        “是。”黃笙堅決的說道,“今生,兒臣非她不娶。”

        “好!好!好!”皇后的衣袖一掃,面前的飯菜變得狼狽不堪。

        “本宮,最不缺的就是兒子!”伴隨著皇后的這句話,黃笙便騎上了千里良駒終于在中秋之夜趕到了趙家村。

        林溪望著那抹熟悉的身影,眼中劃過擔憂,老皇帝真的就這么放棄了自己的兒子?

        瑩瑩會不會有危險……

        “娘親。”大寶的聲音陡然響起,驚起了林溪的心思。

        “大寶,怎么了?”林溪收斂臉上的擔憂,笑著問道。

        “小白找你呢。”大寶默默笑道,但是卻沒有忽略林溪眼底的那抹關懷。

        林溪點頭,便來到了大寶的屋子,除了小白,居然還有楚冥陽和鳳羽皇。

        這兩個男人不是一見面就要打的不可開交么?

        什么時候也能安靜的坐在一起喝茶了?

        “林溪。”

        “久久。”

        兩人看到林溪都忍不住開口道,林溪默默地擺擺手,對著小白問道,“找我什么事?”

        “這些日子是不是常常出現幻覺,還有身臨其境的感覺?”鳳羽皇著急的開口道。

        “嗯。”林溪徑自的坐下,說道,“先前我也沒有太在意,只是夢里的那個我,似乎怨念頗深。”

        聽到林溪的話,兩個男人臉上都出現了擔憂的神情。

        “今日,你們是打算告訴我原因?”林溪笑著問道。

        “久久……”鳳羽皇正欲說些什么,卻被楚冥陽警告的眼神阻止。

        “不管過往發生了什么,眼下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楚冥陽短短的一句話也打消了鳳羽皇心底的念頭。

        望著林溪臉上淺淺的笑容,鳳羽皇心中非常猶豫。

        也許,現在的溪兒過得很快樂。

        林溪點頭,同意楚冥陽的話語。

        夜,寂靜漫長。

        瑩瑩躺在,手中握著那支蝴蝶簪子,臉上滿是欣喜。

        黃笙提著一壺酒默默的坐在藤椅上,望著漫天的銹,苦澀的笑著。

        現在,至少是幸福的吧?

        林溪默默的端了一小碟花生,微微一笑。

        徑自的坐在石凳之上,久久的,相對無言。

        有時候,有些話,不必說出來,沉默有時候是最佳的交流方式。

        “九娘,我不后悔。”許久,黃笙忽然開口道,“一路的奔馳,我好似猶豫過,只是看到瑩瑩臉上的笑容,我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萬里河山,比不上她的一個笑容。

        “若是江山和她可兼得呢?”林溪端著面前的酒,一飲而盡問道,“世上難得兩全法,卻不是做不到。黃公子若是真的珍惜瑩瑩,就不該讓她背負這些。”

        勾引太子?禍害國家?這樣的罪名瑩瑩背不起。

        黃笙抬頭望了林溪一眼,若有所思。

        時光如流水般緩緩流淌。

        不管是悲是喜,日子也會這樣過著。

        柳如意的膚色在林溪的調理之下也漸漸的紅潤起來。

        “九娘,謝謝你。”柳如意對著銅鏡之后的那人微微一笑。

        林溪淺笑不語。

        “前些日子,我和爹爹提過了,過兩日便會送來你要的藥材。”柳如意有些疑惑的問道,“不過九娘,那些東西真的可以讓我的唇……”

        “如意,如今還不信我?”林溪淺笑反問道。

        “怎會不信?”柳如意笑道,帶著梨渦的臉緩緩張揚,“若不是你,我今生恐怕都不敢面對這張臉。”

        “如此,等待便好。”林溪放下手中的孤本,笑道。

        這一日,秋意盎然,微風襲來,樹葉在風中舞動,大寶出拳,面前的樹葉盡數落下,小春則是一臉崇拜!

        “哥哥,好厲害!”小春拍著手開心的笑道。

        大寶微微一笑,只是眼中仍然帶著些許的不滿。如今只是初元的境界,現在的自己還是太弱了。

        小春手上提著一個雞腿不解的問道,“哥哥以前很厲害了,先吃個雞腿吧!”

        大寶揉揉她惺忪的頭發,笑著說道,“你再偷吃雞腿,會變成小胖子的!”

        小春嘟著嘴巴,不開心的說道,“哥哥欺負我,不給你吃雞腿,骸”

        小春默默的轉身去了書房,大寶又提起手上的樹枝繼續練習楚冥陽交給他的劍法。

        太極劍法,講究的便是心與劍的想通。

        抽、帶、提、格、擊、刺、點、崩、攪、壓、劈、截、洗。

        這便是太極劍法的十三字劍訣。

        當楚冥陽在大寶面前演示的時候,便將這十三字發揮的淋漓盡致!什么時候才能到達楚叔叔那樣的境地呢?大寶有些泄氣了。

        “若是這么輕易,便讓你練到那個程度,就不會稱為太極劍法了。”楚冥陽雙手背在后面,站在大寶的身后,冷冷的說道。

        大寶看到他眼中劃過的那抹失望,再次提起了樹枝,繼續練習!

        “你這般逼他,有何意義?”鳳羽皇不解的問道。

        “本座的兒子,本座自然會調教,勞不到鳳公子教訓!”楚冥陽譏笑,便轉身離開。

        “現在,承認了?”鳳羽皇嘲笑的說道,看到那抹紅色的背影并未停滯便立刻飛身而去!

        帶來美店鋪。

        蕓娘正在招呼著客人,看到趙小麥鮮血淋漓的樣子,立刻停下了手中的活計,大聲的喊了起來。

        林溪立刻下樓,將趙小麥的傷口清洗之后,看到他渾身的傷痕,眼中滿是怒意。

        她林溪的人,誰敢這么放肆!

        蕓娘細心的擦拭著趙小麥臉上的汗珠,有些擔憂的問道,“九娘,趙大哥不會有事吧?”

        林溪微微,“如今還有一口氣在,想來還是可以從閻王爺手中奪過來的。”

        將他最后一口氣用人參吊著,林溪用剪刀剪開了他緊貼著皮膚的衣裳,混合了血水與汗水,原本青色的衣裳現在是襤褸不堪。

        看到那小麥色的肌膚之上是一道一道的傷口,林溪真的怒了,鞭傷劍傷甚至血液之中帶著媚藥!

        林溪有些為難的緊蹙眉頭,這藥性不解,趙小麥會被自己燒死。

        可是若是現在用冷水,只會讓他的傷勢更重!

        看著林溪停下了手中的金針,蕓娘不解的問道,“怎么了?”

        待林溪解釋之后,蕓娘也是緊緊的咬著唇,不再言語。

        “嫂子,你先試著用冷水慢慢的擦拭他的身子,我去一趟藥鋪,爭取找到解藥。”林溪吩咐之后便放心的離開。

        交代憐兒將鋪子關了,林溪便帶著惜兒出了門。

        蕓娘默默的擦拭著他額間不斷冒出的冷汗,聽著他痛苦的,有些擔憂的說道,“趙大哥,你到底遭遇了什么?”

        不經意看到趙小麥腰間的一個荷包,慢慢的打開,蕓娘的心如同墜入了冰淵!

        望著躺在依舊的人。蕓娘的眼淚緩緩落下,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她慢慢的褪去了身上的衣物,將自己毫不猶豫的貼上他的溫度。

        冰與火,快速的交融。

        憐兒端著一盆水準備叫門的時候,聽到那舒緩的低聲的,慌張的跑開……

        “你這般做,有意義?”徐慧嫻端起一杯茶,細細的品味著。

        “初云。”

        也許是許久沒有聽到這個聲音,徐慧嫻手中的茶盞忽然落地,發出清脆的聲音。

        徐慧嫻的目光漸漸的空洞,想起了過往的一切,默默的笑道,“或許,你不該再提這個名字。”

        “初云,你覺得現在的流心會不會繼續愛上當初的久久呢?”黑色的衣衫將面前的人盡數包圍,只能聽到低沉的慵懶的帶著戲耍的嗓音。

        “你想怎么樣?”徐慧嫻只覺得身邊的氣場忽然被凍結,只是發自內心的覺得寒冷。

        “舊事重演,未嘗不是好戲一場。”黑色的聲音就像黑夜之中的妖嬈曼陀羅帶著極致的妖嬈和黑暗氣息。

        徐慧嫻跌倒在地上,慢慢的閉上了眼睛,腦海之中是滿目的紅……

        流心,但愿你不要再被迷了眼。

        不要再傷害任何人……

        楚冥陽端坐在太師椅上,望著那抹白色的身影,嘴醬起了一抹譏笑。

        “九千歲,別來無恙啊。”男子的聲音帶著幾分期待幾分凌厲。

        “玉琉璃?”楚冥陽微笑問道。

        “九千歲居然還記得在下,實在是榮幸之至啊。”玉琉璃微微一笑。

        陌生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玉琉璃的存在是這云天大陸的一個傳奇。

        在四國皆為皇帝的座上客,周游與四國之間,但是卻帶著一張禍國殃民的臉,四處張揚。

        “七年前,不是讓你消失在本座面前嗎?”楚冥陽端起茶,語氣之中帶著些許的憤怒。

        “消失?”玉琉璃好似聽到了某個笑話一般,“九千歲莫不是以為當初我離開是真的因為你的威脅?”

        楚冥陽的眼中閃過一絲怒意毫不猶豫的出掌!

        掌風凜冽,卻被玉琉璃的羽扇默默的阻擋!

        一紅一白,兩道身影默默的凝固,好似時間停滯了一般。

        “九千歲,如今的你居然還是和當初那般,錯把魚目當珍珠?”玉琉璃笑著問道,“不知道現在的久久生活的愉快么?”

        聽著他的話,楚冥陽一時之間分了神,卻被他一個掌風打中了胸口,吐出一口鮮血!

        腦海中那道紅色的聲音不斷的翻轉,楚冥陽強忍著怒氣,默默的出掌,對上了那道白色的身影。

        空蕩的大廳之中,回蕩著玉琉璃得意的笑容!

        楚冥陽默默的單膝跪地,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望著那黑血,楚冥陽的眼中劃過一抹憤怒。須臾之間,便轉身離開了大廳。

        林溪回來之后,看到臉色緋紅的蕓娘,以為她是疲憊了,便讓她回去休息。

        再次給趙小麥把了脈,發現他的燒已經盡數退下了。

        林溪異常疑惑,看到憐兒那猶豫不決的神情,像是想通了什么。

        “憐兒,有什么要說的?”林溪不解的問道。

        見她,心中更是堅定了想法。

        昏迷了不少時日,英子終于醒了過來。

        只是望著她呆滯的表情,林溪的心中劃過不詳的預感。

        大寶和小春也是不解的望著此時的英子。

        她的眼神呆滯,原先精靈的眼神現在是帶著警惕,雙手緊緊的抱著被子不肯撒手。

        受刺激的間接性失憶。

        林溪默默的給出了診斷。

        慢慢的靠近英子,林溪帶著柔和的目光說道,“還記得自己叫什么嗎?”

        見英子,林溪淺淺的說起了過往的事情。

        大寶的眼中帶著些許的心疼,端起桌子上的水慢慢的遞到英子的手中。

        “給。”大寶笑著說道。

        英子卻立刻抱住了大寶,喚起了爹爹……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