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作者:豆沙包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5-06
  •     被緩和了痛苦的楚冥陽慢慢的張開了眼睛,入眼之處,只是一抹白,看不清車。

        那抹身影慢慢的轉過身子,眼前的霧氣也漸漸的消散,楚冥陽不肯放過眼前的這一切,猛地從溫泉中飛身而出,抓住了那抹白色的想要逃離的背影。

        待她轉過身,才發現那張日思夜想的容顏。

        “久久。”低聲的呢喃,便毫不猶豫的吻了上去……

        片刻之中,面前的人始終沒有回應,從回憶之中醒過來,楚冥陽才發現眼前的女人是徐慧嫻,一把推開她……

        “流心。”徐慧嫻的嘴角帶著淡淡的苦澀,什么時候開始,流心會用這種厭惡的目光瞧著自己?什么時候,流心竟然將自己看成了久久?

        到底是什么時候,他們之間變成了如今的光景?

        碩大的淚珠一顆一顆滴落在心間,徐慧嫻忽然想起,是從那個大喜的日子開始,是從那個流心皇宮的日子開始,還是從那個叫久久的女人跳崖的那一刻開始?

        可是,開始已然不重要了。

        “滾。”楚冥陽惱怒眼前的人,更加惱怒自己。

        不管是七年前還是如今,自己始終是不是珍寶的那一個人。

        想起久久,心中微微一滯。

        “流心。”試圖忽略他冷漠的語氣,徐慧嫻只是默默的說道,“你的身體可好些了?”

        楚冥陽迅速的將外袍披在身上,嘴醬起譏笑,“好與不好,與你何干?”

        “流心。”心仿佛被他拿在手中奮力的擠壓著,難過的無法再好好的呼吸。“你明明知曉的,又何必?”

        “從那日久久跳崖開始,我們之間就沒有所謂的過往,你與我而言,不再是當初的初云,而是一個殘忍的劊子手。”楚冥陽冷冽的語氣此刻才是真的凍結了徐慧嫻最后的希望。

        “流心,你對初云與久久,始終不公正。”徐慧嫻忽然覺得自己的一生就像一個笑話,就像飛蛾撲火,還帶著幾分愚不可及。

        “當初,你們是一樣的。”憶起過往,楚冥陽眼眸低垂,“只是不知從何時開始,你開始變了、”

        “變了?”徐慧嫻纖細的手指抹干了眼角的淚珠,淺淺的笑著,“不是我變了,而是愛了,可惜,不管我愛的多深,你的心里始終只有久久。”

        久久,那個一笑就可以魅惑天下的女人。

        那個一哭就是梨花帶雨脆弱的女人。

        那個遇到感情問題只會逃避的女人。

        憑什么?她可以不花分毫就能得到你全部的寵愛?而自己,不管如何的費盡力氣,都得不到你一個淡淡的溫和的笑容?

        “明日徐將軍就要班師回朝了。”冷冷的一句話,將徐慧嫻拉回了現實。

        望著那抹紅色的背影漸漸的消散在視線之中,徐慧嫻心猛地一沉。

        那個女人,盡管無數的缺點,但是她卻幸福的擁有了你。

        那個女人,盡管不再存在人世間,但是她卻讓你永生永世銘記張揚的紅色衣裙。

        那個女人……

        而自己呢?如今是位高權重的堂堂一品夫人,明日自己的夫君就要回來了。

        溫和的自信的笑容漸漸掛上臉龐,徐慧嫻堅定的走了回去。

        微微搖晃的樹枝展示了風曾停留過的氣息……

        英子在大寶的悉心照顧之下,情況越好越好,身體也漸漸的恢復了過來。

        望著庭院之中張揚在幾個孩子臉上的笑容,林溪忍不住清淺一笑。

        “今晚想吃什么?”林溪笑著問道。

        “還想吃昨天的那個菜。”小春脆生生的聲音讓林溪覺得心中微甜。

        “板栗燒雞?”林溪抬眉笑道。

        “嗯。我也想吃。”英子也跑到林溪的身邊開心的說道。

        林溪點點頭,便轉身出了門,昨日偶然在自家宅院的后山那邊發現了一顆板栗樹,林溪好不容易才摘了一些,燒了一道板栗燒雞居然讓大家覺得異常美味。

        于是再次啟程去了后山,鳳羽皇將簫輕輕的湊近唇爆望著那抹即將靠近的背影,笑著吹奏了起來。

        林溪聽到簫聲,先是一怔,隨后想到這個世界還存在鳳羽皇這個男人,也淺淺的笑著,慢慢的靠近了。

        待到林溪走近的時候,鳳羽皇也收起了簫。

        “鳳公子。”

        “溪兒。”

        林溪微微蹙眉,笑著說道,“鳳公子往后還是喚我林溪吧。”

        鳳羽皇的眼中劃過一絲受傷,“溪兒,以前我都是這樣喚你的。”

        “鳳公子。”林溪沒有忽略他眼中的痛苦,只是溫和的笑著,“不管過去是怎樣的,于我而言,如今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溪兒,你當真不好奇嗎?”鳳羽皇緊張的問道。

        “好奇與否,也不重要。”林溪笑道,微風之中,秀發輕輕的飄揚在風中。

        如今的溪兒不似以往那般脆弱,而是更加的堅定與自信,可是,輕易的抹滅了她的過往,真的是正確的么?

        “溪兒,七年前,你的記憶是我親手抹滅。”鳳羽皇猶豫了片刻,還是低聲的開了口。

        林溪微微一怔,沉默了片刻,隨即笑道,“鳳公子,那你覺得擁有之前的記憶的我快樂嗎?”

        鳳羽皇仔細的回憶著那時候的林溪,片刻之后,微微。

        “既然當初的我那般不快樂,就算記起了那些記憶,不也是徒增傷感嗎?人生匆匆數十年,能夠快樂的時日本就短暫,又何必自討苦吃呢?”林溪淡淡的笑著,眼眸之中盡是滿足。

        林溪慢慢的將板栗裝滿了籃子,對著仍在呆滯的鳳羽皇笑道,“若是鳳公子不嫌棄,不妨嘗嘗我的廚藝。”

        鳳羽皇先是一怔,而后開心的點點頭,若是一切可以重頭再來,也未嘗不是一件幸事!

        回到宅院之中,小春便喊著餓了,林溪在廚房忙碌著,半個時辰之后,準備將菜肴端出去,轉身卻撞進了一個寬厚的胸膛。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