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種田重生-> 《田園之農家悍婦》-> 第十七章 交織的陰謀 一
第十七章 交織的陰謀 一 作者:豆沙包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5-06
  •     林溪嘴角牽起了一抹笑容,絕代風華,一步一步,走到了徐茂國的身爆淺淺的笑著,“不知將軍可敢與九娘賭上一局?”

        徐茂國抬眼看了她一眼,眸中盡是不屑。“賭什么?”

        “賭你我的命運,如何?”林溪的聲音淺淺,聽不出情緒,卻是滿滿的堅定與決絕。

        “怎么個賭法?”徐茂國放下手中酒樽,毫不掩飾自己眼底的那一抹嘲笑。

        林溪點點頭,便走到了徐慧嫻的身爆慢慢的低下了頭,“初云,你不仁,我不義。”

        簡短的一句話,卻猶如五雷轟頂,炸的徐慧嫻,眼中滿是驚悚。

        你不仁,我不義。這句話,是多么的耳熟,當初這句話,便是她初云,對著懸崖邊的久久,所說的一番話。

        “你的出現改變了所有人的命運,我不介意,可是你的出現,改變了流心對我的情意,那么,你不仁,我便不義。”摘下了面具的初云,那雙熟悉的眼眸,對上林久久絕望的眼神,那一個側身的距離,她便一掌將她擊落懸崖,那一掌下所暗藏的金針,直接封閉了林久久的聽覺。所以林久久聽不到流心撕心裂肺的呼喊。

        原來她什么都沒有忘記……

        這一刻的徐慧嫻,滿臉都是笑意,果然啊,她初云,始終不是林久久的對手,不管是當初還是現在,即便她故意封鎖了自己的記憶,即便她忍受忘記流心的痛楚,她初云還是走不進流心的心中。

        看著自己這么多年,形同陌路的夫君,看著他眸中毫不掩飾的對林溪的欲,徐慧嫻才發現,自己前一刻的決定,是多么的愚蠢。

        為何,為何,流心和鳳羽皇永遠不明白,扮豬吃老虎的那個人一直都是林溪,不是她徐慧嫻……

        林溪徑自的走著,她知曉現在不管是前進還是后退,她所面對的,都是密密麻麻的陰謀。

        不管是怎樣的結果,她林溪,從不畏懼。

        芷蘭慢慢的走在她的身后,感受著這么獨有的落寞。在經過袁天平的身爆林溪忽然抬眸,明媚一笑,“天哥哥,你做的夠多了。”

        不管是八年前,你的悉心照顧。還是如今,你的而出。

        袁天平的眼中閃過一抹震驚,久久的回不過神來。

        當初的那一抹忘憂草,久久是在自己的面前,一點點的吞入腹中,只是他的久久妹妹,到底是真的遺忘了那一切,還是偷取了這八年的悠閑時光。

        林久久,終究逃不開楚冥陽的愛意。

        袁天平,終究忘不掉林久久的感激。

        所以,他們之間,總是在不停的兜兜裝轉。

        其實,他們從一開始,就一直只是在原地轉圈。

        誰也逃不開誰的命運。

        誰也逃不開誰的糾纏。

        待到袁天平回應過來的時候,御花園之中,燈火通明,只是熱鬧的人群已然消散,只是芷蘭靜靜的坐在他的身邊。

        “宴會早就散了?”

        “嗯。”芷蘭點點頭,又笑道補充道,“差不多半個時辰了。”

        冷冽的寒風吹起芷蘭脖頸之上的狐裘,帶著淺淺的溫暖,莞爾一笑。

        如今正是夜最初的時候,芷蘭靜靜的坐著,就像雪中的雕塑,只是選擇默默的守候著自己的愛人。

        袁天平幾番欲言又止,只是手中的酒,卻一杯一杯的下肚。

        道不清,是苦澀,還是酸楚。

        “袁大哥。”芷蘭忽然開口,溫暖淺笑,“芷蘭愛慕你,首先是因為你的才識,后來是因為你的堅持。”

        對上他疑惑的眸,芷蘭溫柔的笑著,“身為東萊國皇帝最寵愛的臣子,想要高官厚祿,若是與皇室聯姻,那勢力必然圣不可破;可你卻不盡然,你為了你心中所愛的那個人,始終沒有答應我,原先我也曾嫉妒過,到底是怎樣的一位,才能久久的駐扎在你的心里,不管我作什么,你都不能看到我的善良。如今,我明白了。是林溪,林溪,對你而言,是只能放在心中不可言明的吧。”

        聽著她的分析,兩行熱淚從袁天平的臉頰劃過,的溫度,再一次勾起了他過往的回憶。

        當年,袁天平以賣字畫為生,連生活最基本的溫飽問題都不能解決,母親突染風寒,寒冷的冬天,他在冰冷的地板上,跪了整整三個時辰,還是沒有求到一副湯藥。

        而那個時候的林久久,在富商的家中并不算多富裕,卻掏出了身上唯一值錢的那塊玉佩,放在了他的掌心,她微笑,只是說了一句話,“我叫林久久,這玉佩,你拿去做需要做的事情吧。”

        “你不怕我是壞人么?”袁天平抬眸,對上她明媚的笑容。

        “怕。”林久久笑道,“但是怕,不意味著,我不敢賭。”

        林久久,那個只相信自己的女人,就那樣在袁天平的心中默默扎了根。

        后來,他們便成了朋友,她將自己所有的零花錢都拿來買他的字畫,終于他攢夠了銀兩,可以去參加科舉的那一日。

        他期待待到金榜題名的時候,表達他的心意,他期待屬于他們的洞房花燭。

        袁天平卻沒有想到,他回來的那一天,林久久便決定離開了這個世界,更沒有想到,久久的心里,住著的那個男人,不是她袁天平,而是流心。

        那一日,她的眸中帶著絕望,她卻淺淺的笑著,“天哥哥,給我一株忘憂草吧,忘卻前程往事,讓我重新開始屬于我的人生,可好?”

        他,卻架不住她的乞求。

        于是那一場跳崖之后,他便申請了調令,回到了安平鎮。

        可是直到今天,他才發現,久久啊,欺騙了所有人,包括他。

        那一聲天哥哥,忽然讓他感慨萬千。

        “林溪從來沒有想忘記你們,因為她最想忘記她自己。”聽完袁天平的話,芷蘭忽然說道。

        袁天平抬眸,對上她一如既往清澈的眸,“我不知道到底要到什么時候,才能擠出我心里的那個人,騰出你的位置,若是可以,你愿意等么?”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芷蘭忽然笑道,“袁大哥,若是你愿意給我機會,我相信,君心似我心。”

        袁天平忽然爽朗一笑,輕輕的拍開她肩上細碎的雪花,兩人相視一笑。

        ——

        “娘親,你真的要比武招親?”大寶蹙著眉擔憂的問道。

        林溪點點頭,摸著他的頭發,“晨璽,往后你要好好照顧妹妹,可不能讓人欺負了去。”

        “我也不會讓人欺負娘親啊。”大寶嚴肅的說道。

        林溪點點頭,不予置評,七年前她選擇了逃避,還是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如今看來,只有面對。

        不管是生是死,她總要奮力一搏。

        回到了宮中的饒皇后,屏退了所有的侍女,獨獨留下了瑩瑩。

        瑩瑩忍住有幾分擔憂的心情,只是靜靜的端著紫砂壺,聽著水緩緩流出的聲音,浮躁的心也緩解了幾分。

        “謝秀英。”繞皇后忽然發出的聲音,驚擾了一桌子的茶水。

        瑩瑩忽然站直了身子,面上是一片驚慌。

        “你是前朝余孽的孩子,本宮并非不知情。”饒皇后一邊打量著自己的丹蔻,一邊說道,語氣帶著幾分漫不經心的隨意,卻讓瑩瑩發自內心的感到恐慌。

        當初娘親便說過,她與太子之間,最大的那道鴻溝,不是娘親的反對,而是前朝余孽,這四個字。

        “請皇后娘娘指教。”瑩瑩恭敬的行禮說道。

        “指教?”饒皇后微微一笑,只是笑意卻不達到眼底,“若是談得上指教,應該是你指教本宮吧?”

        “瑩瑩不敢。”

        “不敢?”繞皇后一袖子揮開了面前所以的茶粳“若是你真的不敢,怎么會在知曉自己的身份之后還去勾引太子?”

        “娘娘。”瑩瑩忽然站直了身子,語氣帶著堅定與決絕,“瑩瑩捫心自問,自大進宮以來,不管娘娘您如何的刁難,如何的整治,我都恭順的接受,那不是因為我怕您,而是因為我尊重您,因為您是我愛的男人的母親,僅此而已。您愛您的兒子,我愛黃笙,不管他是太子也好,還是普通百姓也罷,我之所以那般費盡心機的討好您,只是想求得您的祝福罷了。”

        “你休想!”饒皇后憤怒的抬手,試圖甩她一個巴掌,卻被瑩瑩用力的鉗制住了,“娘娘,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和你撕破臉,我只想告訴您,我不介意黃笙的身份,我相信他也不會在意,所以不管您在意不在意,對我來說,都沒有那么重要!換言之,除非黃笙親口告訴我,讓我離開他的世界,否則不管是誰,都撼動不了我對他的愛情!”

        未等瑩瑩的話落,一陣腳步聲忽然傳來,瑩瑩默默的看了憤怒沉默的饒皇后一眼,放棄了鉗制住她的手。

        “不愧是我謝秀英的女兒!”熟悉的聲音從耳畔傳來,瑩瑩和饒皇后皆是震驚的轉過身來。

        “娘親。”

        “秀英!”

        兩種不同的聲音,一種是思念,另一種卻是恐懼。

        離開了一年多的謝秀英依舊不改當初的容顏,因著林溪的方子,如今的氣色更是好了幾分。

        “你怎么還沒死?”饒皇后指著謝秀英憤怒的喊道,“你為什么不去死?”

        “讓你失望了?”謝秀英冷冷笑道,“你都沒死,我哪敢先你一步呢?”

        瑩瑩如今是一頭霧水,但是也能看出來饒皇后對自己娘親的恐懼,她們之間,到底是怎樣的過往?

        謝秀英卻不著急,一杯茶下肚,聽著屋外再次傳來的腳步聲,忽然嘴醬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今天,我就讓你們血債血償!”謝秀英一邊說著,一邊從懷里掏出了一把銀色的匕首,迅速的出手,插到了饒皇后的胸口。

        直到林溪與梅貴妃一同到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樣的一番場景。

        瑩瑩坐在地上,手上還握著那把鮮血淋漓的匕首,而饒皇后眼神驚恐,只是躺倒在那篇血泊之中。

        而,謝秀英,就連瑩瑩也不清楚,倒是有沒有來過。

        林溪上前,給饒皇后把脈,終究是一聲嘆息。

        “林姨。”瑩瑩有些害怕的躲進了林溪的懷中,林溪輕輕的拍著她的后背,緩解她心中的恐慌。

        三日后。

        皇后逝,舉國哀悼。

        從邊疆趕回來的太子,在靈臺上,跪了整整三天三夜。

        雪花不斷的飛揚,帶著潮濕的心情,瑩瑩一直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一言不發。

        他的三千發絲如今被雪花包裹,帶著點點的白色,經過邊疆的磨練,他的側臉帶著剛毅堅強的模子,一點一點,擊潰了瑩瑩最后的期望。

        一炷香后,納蘭笙慢慢的站直了身子,抬眼,嚴肅問道,“是你么?”

        瑩瑩沉默。

        他忽然冷聲一笑,“來人,將這個謀害皇后的賤人打入天牢,秋后問斬。”

        瑩瑩站在原地,一言不發,沉默,她的嘴醬起一抹笑容,對上他絕望的眸,淺淺一笑,然后大步的離開,走下了靈臺。

        她從來沒有想到,她的娘親會在臨走的那一秒,給她那樣的一個眼神還不曾帶有一絲的思念。

        她也從不曾想過,她的愛人會親口指揮,將她打入天牢。

        瑩瑩大步的向前走著,她挺胸抬頭,眼中含著笑意,嘴角卻帶著絲絲的咸味。

        望著那抹紅色的背影漸漸的消失在眼中,納蘭笙對天大聲的咆哮,卻又無可奈何。

        天牢,帶著陰暗潮濕的味道,就像此刻瑩瑩的心情。

        林溪提著籃子,對著她,淺淺的笑著,“瑩瑩,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

        瑩瑩點頭,娓娓道來,“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要想重生,必先。”林溪一邊掏出籃子之中的吃食,一邊笑著說道,“今日的痛苦,是來日芬芳的根源。”

        瑩瑩不言語,只是仔細的吃著手中的饅頭,在林溪半個小時的勸導之中,忽然沉沉的睡了過去。

        林溪淺淺的笑著,身后的袁天平忽然站了出來,“你當真要這樣做?”

        “嗯。”林溪淺笑,她的眸,是帶著笑意的。

        “久久。”袁天平嘆息一聲,終究是閉上了眼睛,兩人換好了衣服之后,袁天平便扶著瑩瑩離開了這陰暗潮濕的地方。

        林溪端坐在一旁,慢慢的看著手腕上的玉鐲,淺淺一笑,“玉鐲,當初你救了天哥哥,今日是不是該救我了?”

        慢慢的劃開了自己的手指,滴入了鮮血,林溪便閉上了眼睛。

        血融入到了玉鐲之中,很快便變成了一顆小型的鳳凰,慢慢的在玉鐲之中緩緩的游走著。

        御書房之中。

        納蘭性德揉著有些發脹的腦袋,腦海之中不斷的閃過這么多年,他與饒皇后相濡以沫的畫面,他的眼中閃過憤怒。

        到底是誰,能夠在皇宮之中來去自如,并且殺害了皇后?他不相信這件事是瑩瑩那樣以為瘦弱的女子能夠做到的,一個可怕的想法突然閃入了他的腦海。

        瑩瑩的身份,讓納蘭性德不得不警惕。

        “父皇。”納蘭笙的到來,打亂了他的思緒。

        “笙兒。”對于自己的兒子,納蘭性德是頗為寵愛的,如今笙兒剛剛回來,便得到了這樣的消息,他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在靈臺之上守了三天三夜,也感動了納蘭性德。

        這世間,怕是不會再有什么感情能夠超過骨肉親情了。

        “笙兒不孝,引狼入室。”納蘭笙忽然跪下,聽到骨骼碎裂的聲音,納蘭性德默默的嘆息一聲。

        “笙兒,這件事,怕是沒有那么簡單。”納蘭性德沉默了片刻,還是選擇了告知納蘭笙。

        “謝瑩瑩的身份,你早就知曉吧?”納蘭性德打探般問道,見納蘭笙,納蘭性德無奈的說道,“謝瑩瑩是前朝余孽,當初打下東萊這片江山的時候,我便知曉,這個諸葛無心,早早的就屯下了一萬精兵,只是這些年,不管耗費多大的精力,我總是得不到消息,這么些年,怕是兵力又增加了一倍。”

        “引蛇出洞如何?”納蘭笙冷冷的說道,他的眼中不再有任何的神情,“既然謝瑩瑩還有利用價值,我們就利用她,引蛇出洞。”

        看到他眸中那堅定的恨意,納蘭性德無奈的點點頭,“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一品軒。梅貴妃仔細的嗅著面前的梅花,微微的睜眼,你看不出她眼中到底是喜是憂。

        “貴妃。”一等宮女碎玉端過一杯茶,淺淺的喊道。

        “嗯。”梅貴妃這才慢慢的睜開了眼睛,望著外面一片空無的景色,嘴醬起了淡淡的笑意,卻不帶絲毫的欣喜。

        “碎玉,你說這下雪天,倒是別有一番景色啊。”梅貴妃自顧的說著,“依稀記得去年冬天,皇后在御花園對我說的那句話。”

        即便你走進了皇宮,你也走不進皇帝的心中。

        因為皇帝的心,只屬于他自己。

        花了這么多年的時間,梅貴妃終究發現了這一切,才明白,皇后的睿智,她看似斤斤計較,但是對于皇帝的所有決定,卻從來不提及反對,面對了后宮不斷涌入的新面孔,她一直都是平和以待。

        待到她離開的時候,梅貴妃才發現,這個皇后,身上有太多的可取之處。

        若是當初的自己也能夠意識到這一點,也許諸葛王朝也就不會覆滅?

        可惜,她明白的太晚。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