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種田重生-> 《田園之農家悍婦》-> 第三十九章 暴風雨的前奏 二
第三十九章 暴風雨的前奏 二 作者:豆沙包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5-06
  •     這一刻,內心所有的情緒全部崩潰了,瑩瑩默默的收起了所有的眼淚,只是眼底依舊是一片的疑惑。

        “怎么,你這是不歡迎我么?”黃笙的語氣清淺,卻不難聽出了怒意,“還是說,你所謂的愛情就是看著我娶別的女人?”

        “你,不該來的。”久久的,瑩瑩忽然發出了聲。從娘親殺了饒皇后的那一刻,從自己青陽目睹的那一刻,瑩瑩便知曉,她和眼前的這個男人,再無未來可言。

        黃笙聽著她堅定的語氣,只是忽然笑道,“我不該來?”

        沉默之中,凝固了所以的空氣,納蘭笙忽然笑道,“是不該來!”

        憤怒的轉身,大步離開。就在轉身的一剎那,瑩瑩的淚再次落了下來,心中默默的念著,對不起!

        一個人,帶著一抹影子,在陽光下,瑩瑩慢慢的走著,來到了城外的護城河。

        她的心,現在是一片空無。

        她也不知道,接下來,她是應該奮不顧身,還是轉身。

        正當她猶豫的時候,她的手卻被人狠狠的鎖住了。

        納蘭笙一邊擰著她的手,一邊質問,“諸葛瑩瑩,你到底要怎樣才能看懂我的心?”

        “看懂,你的心?”瑩瑩笑問,“你的母親死在了我的面前,我的手里握著那把匕首,就算這樣,你也可以原諒嗎?”

        納蘭笙忽然松開了她的手,憤怒的說道,“你為何不肯解釋?”

        “解釋有何用處?”瑩瑩忽然笑了,“不管怎樣,皇后死在了我的面前,就算你可以原諒我,我也不能原諒自己,你明白嗎?”

        “但是這不是你逃避我們感情的理由!”憤怒的嘶吼之余,是對她深深的不甘心。

        “逃避?”瑩瑩忽然笑了,“我從不覺得自己在逃避什么,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林姨所言的放棄自我是什么意思了,就算你殺了諸葛瑩瑩,給了我一個新的身份,又能如何?”

        愛,從不能用謊言去包裝。

        “請你放了我,也放了你自己。”瑩瑩忽然笑了,笑顏如花,如同他們初次見面的時候,她一襲紅衣,巧笑嫣然,就在那一刻,納蘭笙的心怦然心動。

        也許對于男人而言,第一個讓他心動的女人總是難忘的,然而對于瑩瑩而言,這一切,都是一種虛無的障礙。

        “好。”納蘭笙忽然出聲,停住了瑩瑩的腳步,“既然你不愿意進宮,守護在我的身爆那我會忘了你。”

        “也許,這才是最好的結果。”瑩瑩低低的回應,便轉身離開了。

        就算了皇宮又如何?如今娘親和舅舅,已經怒火燒心了,若是讓他們知曉,納蘭笙對自己的愛意,難保不會成為他們的利刃,對準她最愛的人,這兩方,不管是誰收到傷害,都是瑩瑩不愿意看到的、

        皇宮之中,柳明雅一襲鳳冠霞帔端在在紅鸞帳中,身子緊緊的繃著,只是她兩只緊緊的纏繞在一起的雙手出賣了她內心真正的情緒。

        從出手的那一刻,柳明雅便知曉,將來自己是要這皇宮中,父親的一手栽培,加上母親的這番培養,自己才能在京都的貴圈之中出類拔萃。

        從接到圣旨的那一刻,她也知曉,她成為了這個世界上最尊貴的女人,能夠堂堂正正的站在這個世界上最尊貴的男人身爆睥睨天下。

        “皇后娘娘,吉時已到,隨雜家來吧。”一旁的福壽公公尖聲細語的說道,見柳明雅點頭,這才起身,去了屏風后面,安穩的享受著這一次的沐浴,柳明雅放下了盤起的發絲,對著銅鏡微微一笑,一如過往,傾國傾城。

        被抬入了東宮,柳明雅的心中除了緊張再無其他情緒,男女之事,母親自從準備大婚之日開始,便和自己講解了一番,如今真的到達了這一刻,她不施粉黛的臉上忽然有了一些微紅。

        一股桂花的酒氣襲來,柳明雅忽然繃住了身體,毫無預備的,一陣之后,她終究從少女變成了女人。

        清晨的太陽溫柔和煦,瑩瑩一邊采摘著荷葉上的露珠,一邊收斂著心中的痛楚。

        昨日是他們的大婚之日,默默的,將這些情緒全部忘掉之后,蹲在地上,用露珠裝滿了白玉瓶子,起身,卻被抱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