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種田重生-> 《田園之農家悍婦》-> 第四十章 靈山遇險 一
第四十章 靈山遇險 一 作者:豆沙包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5-06
  •     三日之后,林溪掀開車簾,才發現陽光刺眼,又放下了車簾,看到了楚冥陽閉目養神的模樣,一樣,也閉上了眼睛,細細的調理著自己的氣息,紫陽真人將紫陽心法給了自己,可不能辜負了師傅的一番心意。

        感覺不到任何的呼吸聲,楚冥陽疑惑,這才打開了雙眼,卻發現,林溪早就閉氣了休眠狀態。

        從趙家村出來已經三日了,而他們從那夜之后,也是三日不曾對話了,總是沉默,他們的狀態,就像久久以前提過的冷戰。

        到了一片清澈的小溪旁,楚冥陽便下水抓了幾條魚兒,久久說過,想要打開一個人的心扉,有兩種方法,對于普通人而言是酒后吐真言,對于林久久而言,就是美食。

        香味襲來,林溪這才下了馬車,依舊傲嬌的坐在一旁,不理會他受傷的眼神。

        “大寶要用的甘露水,我已經做好了準備。”楚冥陽忽然提起了大寶,果然,林溪的眼神也變得溫柔了。

        “你曾經說過,紫眸既是幸運也是不幸,那么大寶會不會有危險?”

        “只要小白陪在他的身爆他便不會有危險。”楚冥陽低低的出聲,也算是給林溪吃了一顆定心丸。

        “靈山寶藏,除了圣女之血,還要什么?”

        “四大神獸的四靈珠。”楚冥陽有些擔憂的開口道,“朱雀口中的靈珠,多年前我便拿到了手,如今小白和神龜的靈珠都在你的身上,唯獨一個白虎靈珠,目前不知所蹤。”

        “一點線索都沒有?”林溪有些不解,以楚冥陽謹慎的手段,怎么可以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就帶著自己去靈山。

        “白虎靈珠在玉琉璃的手上,他太想證明自己了,所以,一旦三顆靈珠同時在靈山出現,他同意也會出現的。不入虎焉得虎子?”楚冥陽的眼神清澈,閃爍著危險的氣息。

        “那么你想如何做?”林溪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上一次,你隱瞞了我八年,這一次,休想將我從你身邊趕走。”

        聞言,楚冥陽微微一笑,將烤好的魚兒遞到了她的手爆“嘗嘗看,看看為夫的手藝如何?”

        林溪微微點頭,慢條斯理的將美味享受之后,她抬眸,滿是擔憂,“流心,你可曾記得我們對彼此的承諾?”

        “得知真相之后,我們便歸隱山林,你為我生兒育女,我挑水你澆園,我耕作你織布,過上最最平常平凡的生活。”

        “既然你記得,但愿你不要忘記。”林溪低低的出聲,將頭靠在他的懷里,盡管未來有著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但是從八年前開始,林溪也只確定了一件事情,那便是,這個男人要守護自己一輩子。

        楚冥陽將她擁入懷里,望著面前不斷跳躍的火花,眼底是一片的澄凈,久久,相信我,我們一定會幸福。

        十日之后,兩人終于趕到了靈山腳下的桂花村,了最繁華的一間平安客棧,林溪終于舒服的沐浴了一番,帶著淡淡的蘭花的香味,靜靜的盤坐在,將身上所有的濁氣全部排除。

        半個時辰之后,一股溫暖的氣流在體內竄動,林溪發出了舒服的聲。

        睜開眼,楚冥陽早就滿頭大汗了。

        “這是師父曾經教過的方法,我用真氣你的體內,洗掉那些污濁,也能夠提煉自己的修為。”楚冥陽解釋道。

        林溪微微一笑,低頭發現自己的一身白衫早就被汗水浸濕,勾勒出自己原本的身材,有些尷尬的笑著,便起身再次去了浴桶。

        八年前的肌膚之親,林溪沒有忘記,不管是當初還是現在,自己從來不是主動的那個人,看看楚冥陽的眼神變化和身體變化,她不是沒有看到,只是如今就算共處一室,她也沒有做好那樣的準備。

        “久久,我先出去,你好好休息。”楚冥陽的聲音也從屏風外傳來。

        八年的時光,自從那一次的瘋狂之后,楚冥陽也封鎖了自己的八年,除了久久,從沒有人可以讓自己這般的失態。

        林溪再次舒服的沐浴之中,便換上了一聲干凈的衣衫,也下了樓,出了客棧。

        在一個燈籠的小攤上,林溪溫柔的問著價格,只是眼角的余光卻帶著幾分冷冽。

        居然有人跟蹤自己,看來這小小的桂花鎮倒是不像表面那樣的平靜。

        繼續閑逛著,林溪提著燈籠,來到了一家茶樓,點了一壺龍井之后,便悠然自得的坐在了包廂之中。茶過三巡,她便趴在了桌子上,聽著那細微的腳步聲,她的眼底閃過精光,狠狠的掏出了懷里的金針,刺入了那人的肩膀。

        “誰派你來的?”林溪瞇著眼,帶著危險的光芒問道。

        來人卻只是黯然一笑,嘴角的血便滑落下來,人也倒了下來,正當門外的腳步聲急促的時候,楚冥陽抱著她從窗口跳了下去。

        回到了客棧,兩人都靜靜的擰眉。

        “是玉琉璃嗎?”林溪有些擔憂的問道。

        “不一定。”楚冥陽同樣感到疑惑,玉琉璃離她們還有一些距離,那么這些早就跟蹤她們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如今四國表面上安然無恙,實則在平靜的海面之上是波濤洶涌,而林溪的身份實在是太過特殊了。

        得圣女宅得寶藏;得寶藏者。得天下。

        這樣的箴言,誰敢不去相信呢?

        “流心,我們現在就啟程吧!早日得到了答案,我們便能早日過上安穩的生活。”

        楚冥陽聽著她的話,只是微微點頭,只是他的心,從未停止過害怕。

        靈山雄峙于東萊國的東爆主峰玉皇頂海拔一千五百米。被譽為“四山之首”。

        位于半山腰的位置上,林溪的臉色越發的疲憊,這里的空氣越發的稀薄。

        楚冥陽攙扶著她,眼底滿是擔憂,果然靈山的氣場會封鎖久久體內所有的真氣,所有就當他依舊輕松自若的時候,久久會這般的疲憊了。

        “久久,可還好?”楚冥陽擔憂的問道,慢慢的坐了下來,試圖將真氣輸入她的體內,卻發現他輸出的真氣依舊收到了阻礙。

        “不要白費力氣了。”林溪聲音虛弱,仿佛體內所有的真氣都被抽空了。

        正當楚冥陽擔憂之時,劍氣襲來,直擊林溪的背后,楚冥陽怒目轉身,狠狠的折斷了那把長劍。

        “短短幾日,玉琉璃,你的賤倒是又上升了一個級別啊?”林溪忽然冷笑說道。

        “嘖嘖,林久久,你都變成了這幅德行,怎么嘴巴還怎么硬呢?”玉琉璃輕搖手中的羽扇,得意的笑著。

        怒意漸漸的將楚冥陽包圍,他的紫眸漸漸的變得可怕,轉身,掏出腰里的軟劍,直接對上了玉琉璃的咽喉,距離只有一寸的時候,忽然頓住了。

        “怎么不繼續了?”玉琉璃猖狂的笑著,一手鎖住了林溪的脖頸,白皙的皮膚漸漸的滲出了血珠,“九千歲,我們不妨打個賭?是你的劍快還是我的匕首快呢?”

        周邊被御林軍包圍,楚冥陽反而在沒有了怒意,而是笑了起來,“以卵擊石,未免太過自不量力?”

        “呵呵。”玉琉璃微笑,然后刀口又生了一寸。“很好,那就拭目以待。”

        “我說的卵是你。”楚冥陽微微一笑,拍手,風吹過樹葉,楚冥陽拍手,周邊是更多的黑衣人。

        劍氣晃了眼,林溪有些疲憊的暈了過去。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