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種田重生-> 《田園之農家悍婦》-> 第四十一章 靈山遇險二
第四十一章 靈山遇險二 作者:豆沙包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5-06
  •     當林溪醒過來的時候,身上蓋著楚冥陽的衣服,身旁是一堆將要熄滅的柴火。

        打量四周,沒有任何的生氣可循,林溪暗暗的調息,才發現身體依舊不適,而眼底依舊是一片的疑惑,以流心的性格,怎么可能會突然離開呢?至于玉琉璃,林溪的眼底滿是警惕與危險。

        風從洞口刮來,帶著冷冽的寒意,林溪走出去又抱了一堆柴火來,坐在火堆旁爆才覺得身體稍稍舒適了一些,從一開始到了靈山,身體就十分的不適,而且四肢溫熱,但是體內卻有一股寒流亂竄,想起袁天平臨走之前說的那些話嗎,林溪緊緊的蹙起了眉頭。

        “久久,靈山從不是圣女該去的地方,若是你覺得身體不適,千萬要停下腳步,暗暗的調理氣息,然后將我給你的這顆藥丸吃下去。”

        從他的眉目之間,林溪看出了為難,所以只好欣然接受,并未產生任何的疑問,如今看來,袁天平早就知曉靈山這一趟的兇險了。

        直到身體之內的寒流停止了竄動,林溪也暗自放松了心中的壓力。

        久久沒有得到楚冥陽的暗號信息,林溪終于是坐不住了,起身,便往外走去。

        這里依舊是靈山的半山腰,而這里是一個隱秘的山洞,洞口處的荊棘全部有被劍揮舞過的痕跡,由此可以看出楚冥陽用盡了全力將林溪帶入了洞中。

        只是昨夜大約是下了雨,地面依舊是一片潮濕,而那些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腳印,卻讓林溪心中大為警惕。

        靈山之所以如此的出名,出了那個寶藏的傳言,更多是惡狼的傳說。

        傳說靈山之中居住了一群狼,它們平日里守護靈山,是靈山的守護神獸,一旦有了打了寶藏的注意,基本上到達了半山腰之后,狼群會發起圍攻,并且將人撕咬開來。用鮮血祭奠靈山的寶藏。

        如今這些腳印,從形狀上來看,是狼無疑,那么楚冥陽呢?林溪的心忽然像被抽空了一般。

        狼王體內的內丹是最好的藥材,林溪想起前兩日楚冥陽所說的話,忽然大悟,看來楚冥陽是要將內丹拿到手,如此才能讓林溪安然無恙的到達玉皇頂。

        只是想起狼這種生物的特點,林溪只覺得心中郁結,狼是群居動物,以楚冥陽一人的功力,恐怕難以與它匹敵。

        正如林溪所猜想,楚冥陽此刻正在蓮花峰上,月亮依舊高掛在空中,然后黑夜卻如以往那般的寂靜,楚冥陽手中舉著火把,就那樣,直直的站立在上,眼底劃過一絲的怒意。

        “將內丹交出來,興許本座心情好,可以饒你一命!”楚冥陽對著為首的那匹狼,微微一笑,嘲諷道。

        “嗚——”狼王發出低沉的聲,然后奮力的撲向楚冥陽的身爆對著那火把,左右避開!

        楚冥陽微微憤怒的打開了火把,然后掏出了懷里的匕首,然后卻沒有傷到它,只是它憤怒的伸出了鋒利的爪牙。

        林溪趕到的時候,便是如此驚險的一幕,從背后看,那只狼已經全部撲在了楚冥陽的身上,林溪的眼神閃過憤怒,將懷里的匕首握緊在手里,在那些觀望的狼群里面扔出了一枚自制的炸彈,硝煙彌漫的味道很快引起了狼群的不安,就在如此慌亂的時候,林溪迅速的靠近,將匕首狠狠的刺進了狼王的頭顱之中!鮮血滑落下來,林溪對著楚冥陽微微一笑。

        楚冥陽將內丹取出來之后,便放進了身旁的口袋里面,以久久現在的體質,恐怕不能消受這么大的火力,唯獨可以做的就是等到黎明的時候,結合晨曦之氣,讓林溪安然的服下內丹。

        “出來吧!”望著周邊不斷翻滾的野草,林溪一邊擦著沾染著血的匕首,一邊笑著說道。

        玉琉璃一邊鼓掌一邊笑道,“林久久,看來是我低估你了。”

        “你眼神不好,我早就知道了。”林溪不深不淺的回了一句,便站到了楚冥陽的身后。

        “說吧,又想要什么?”楚冥陽忽然覺得有些好笑,眼前的人與自己,算的上有部分的血緣關系,自己卻莫名的成為了他暗中較量的對象,說來也挺是冤枉的。

        “本來想取你手中的靈珠,后來想想這樣做太虧。”玉琉璃毫不掩飾自己眼底的那一抹貪婪,笑道,“我將白虎的靈珠交給你,你帶著林溪去啟動寶藏吧。”

        “然后呢?你再親手殺了我們,好坐得漁翁之利?”林溪忽然譏笑般開口道。

        “當然。”玉琉璃微微一笑,“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和我做這個交易,那么結果就是,你們現在就會死在我的手里,然后我放光你的血去取的寶藏。”

        “我同意。”楚冥陽微笑,“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說。”

        “取得寶藏之后,給我們兩個時辰的時間離開。”楚冥陽在心中暗暗的算計到。

        “可以,不過時間改為一個時辰。”玉琉璃狡詐的笑著,也將懷里的靈珠放進了空中,楚冥陽奮力的將它收入了袖口之中。

        夜漸漸的落幕了,晨曦之中,仿佛可以看到了微光,依舊是那個山洞,點燃了兩堆火的山洞格外的清晰明亮,洞口投射陽光的位置,林溪在那里打坐,楚冥陽將內丹用內力捏碎,然后喂進了林溪的口中,在慢慢的運息調理她體內的真氣,防止她繼續流竄。

        身體就像被迫接受了一些的內力,林溪忽然張開了雙眼,眼底是一片火焰,之后,便再次閉上了眼,體內的真氣也回歸了正常,不再是那副流動的樣子。

        “久久,可覺得舒服了一些?”將林溪抱進了懷里,楚冥陽摸著她的額頭,有些擔憂的問道。

        “嗯。”林溪緩緩的張開了眼睛,面色依舊有些虛弱。

        “那你先睡會,我去找些吃的來,等到力氣恢復之后,我們在繼續往上走吧!”楚冥陽的眼底依舊是一片擔憂,關于狼王內丹的事情只是傳說而已,不知道以久久的體質能不能堅持到最后。

        “你放心吧!”林溪慢慢的坐直了身子,笑著說道,“我可是開啟寶藏的關鍵,就算我愿意,玉琉璃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我出事的。”

        坐在對面的玉琉璃忽然勾起了唇角,“林久久從什么時候開始這般的自以為是了?”

        楚冥陽看了一眼林溪,便轉身離開了山洞。

        林溪與玉琉璃互相對視了一眼,各自淺淺一笑,但是笑意卻明顯不同。

        “你笑什么?”玉琉璃不解的問道。

        “笑可笑之人。”林溪笑笑不打算解釋。

        “你根本就沒事了,為何還要裝作這幅模樣?”

        “因為如果流心不出去,我根本沒有機會和你單獨做一筆交易。”

        “什么交易?”

        “我幫你拿寶藏,你給我解藥,如何?”林溪開門見山的笑道,“不要裝作一副疑惑的模樣,有些事,流心不愿意告訴我,這不代表我不知情。”

        “東萊皇室的紫眸,除了龍氣的象征,也是死亡的象征,若是得不到萬靈珠的庇護,恐怕流心活不過今年了。”林溪的聲音充滿了擔憂。

        “這件事,你是什么時候知曉的?”玉琉璃有些好笑的問道,“你又憑什么斷定萬靈珠在我的手上?”

        這件事,八年前我便知曉了,所以即便知曉這是納蘭性德的陰謀,我也要闖一闖。”

        “你愛他如此的深?為何?”玉琉璃不解道,“我不否認楚冥陽對你的執念與愛意,我一直以為在你的心中他遠遠沒有你在他心中重要,看來你很好的掩飾了這一點?”

        “簡單。”林溪微笑,“興許是因為你還沒有愛過,所以你不明白,何為一往而情深?”

        大概就是他生,你愿意陪他活著。

        大概就是他死,你愿意舍棄靈魂。

        大概就是當知曉他有危險的時候,你愿意不顧一切,將他牢牢的護在身后。

        “萬靈珠給你也可以。”玉琉璃的眼中閃過一抹算計。

        “好。”

        “等拿到寶藏之后,你嫁給我,如何?”玉琉璃的眼神忽然變得無比的認真。

        林溪微微思索,只是不解問道,“為何?”

        “你該知曉,從一開始,楚冥陽便是我比較的那個對象,從小到大,他有的我要有,并且比他更好,不管是權威,還是武功,不得不說,我對你是沒有感覺的,但是我想狠狠的摘下他的心,然后讓他親眼目睹那是一種怎樣的痛快!”

        “你變態。”林溪忽然冷靜的說道。

        “變態?哈哈哈!”玉琉璃笑的無比的暢快,“若我變態,又如何?你到底答不答應?”

        “不。”林溪道,“除了這個。”

        “不嫁給我也行,你也和我度過一夜良宵如何?”玉琉璃的眼眸之中閃過一抹情動,很快又被掩飾住了。

        “除了我。”

        “除了你?”玉琉璃就像是聽到了某個特別好笑的笑話,“若是除了你,還有什么可以傷害的到楚冥陽?”

        玉琉璃暗暗的蹙眉,思索了片刻,點頭道,“等到一切塵埃落定的時候,你要無條件陪我一年,沒有我的允許,不準你去找楚冥陽。”

        “不包括違背我意愿的要求?”林溪抬眸,微微一笑。

        “當然!”

        “成交!”林溪痛快的笑著。

        半個時辰之后,楚冥陽也趕了回來,只是讓林溪意外的是,小春也跟在了楚冥陽的身后。

        “師父?”望著小春身后的紫陽真人,林溪不解的抬眸。

        “開啟寶藏要的不是你的血,而是小春的。”紫陽真人一邊解釋,一邊狠狠的擰著眉頭。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