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斷腿毀臉 作者:夏染雪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7-09-13

  • 第924章 斷腿毀臉



      她感覺自己的懷里空空的,而她不敢睡。
      陸錦榮拿過了放在柜子里面的娃娃,這娃娃是她的寶,她是走到了哪里都是要帶著的,很寶貝,但也是寶貝的令人心疼。
      她說,自己的女兒將這個當成了自己,只是,她現在卻是將這個娃娃當成了女兒。
      夏若心伸出了手,將娃娃抱在了懷里,而后她睡了,這一次真的睡著了。陸錦榮替她蓋上了被子,而后坐在原地,沒有動
      “陸先生,”他的助理走了過來,也是刻意的壓低了聲音,“夏家的人都是處理好了。”
      而他這個處理,當然不是將人給做了,而是將人安排在醫院里。
      “怎么樣了?”陸錦榮淡淡的問著,“沒有踢的內臟破裂吧?”
      助理的額頭上面,有冷汗落了下來,“那個,陸先生,沒有的,你只是把人家的肚子給踢的青紫了,不過,內臟卻是好著的,沒有問題。”
      “哦……”陸錦榮伸出了自己的雙腳,“怎么就沒有踢破一樣來著?”
      助理的嘴角輕輕的一抽搐,榮少,你不用這樣吧,再怎么樣,那也是一個女人的,要是別人知道你對一個女人動了手,你以后可要怎么辦啊,沒女人敢嫁你了。
      “行了,你下去吧,”陸錦榮揮了一下手,準備在這里好好的陪下妹妹了。
      這時,簡清盈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怎么樣了,小花沒事吧,聽說有人過來鬧事了?”
      “放心吧,她沒事的,”陸錦榮笑著安慰著自己的母親,“媽,她比你想象中的要堅強的很多的,現在她在別人的手中吃不了虧,別人的吃她的虧到是多的。”
      簡清盈白了他一眼,“這次不就是吃虧了,不是吃虧了,她肚子上那個傷疤是哪里來的?”
      也不全部都是虧,當然這句話,陸錦榮不敢同自己的媽媽說,之于他們這些商人而言。任何可以利用的都是資源,都可以用來拓寬自己的事業還有人脈。
      記住是所有一切可是以利用的,包括自己。
      想要一個人生不如死,那還不是容易的事情,她想要什么就讓她得到什么,再是她最幸福的時候,將她一腳踢進了地獄里不就行了。
      這而一次夏若心的傷也正是應了一點,當然這傷也是讓她清醒了起來,至于以后的事情,還會往哪一種地方發展,卻不是他們可以知道,也可以預料的。
      “我的女兒啊,”簡易清握緊夏若心的手,“不管她是誰的孩子,以后都是我們家的,誰也搶不走,誰要是敢搶走我的孩子,我就和他拼命。”
      “媽,你不用拼命的,”陸錦榮揉揉額頭,感覺頭疼,“她跟個孤兒沒有什么區別,所以她是你的女兒,這一輩子都是的。”
      “那就好,”簡清盈這下心里舒服了,沒人搶她的女兒就好,就是,她有些可惜,我那個沒有見過面的孫女沒有了,不然,現在就有小孫女帶了,就是你個沒出息的,說到這里,她用力的戳了一下陸錦軍的額頭,都是三十多歲了,連個孩子也是生不出來。
      陸錦榮對此只有笑著,卻是不敢反駁。
      而此時,在這間醫院的另外一間病房間,這里已經躺了兩個人了。一個是夏以軒,一個就是沈意君,夏以軒這絕對不僅是疼的,也是被嚇的,而沈意君則是氣的,也是失望的。
      夏以軒猛然的坐了起來,還將一邊的護士嚇了一大跳,如要這要是在太平間發生的,真的會交將人給嚇死的。
      顧明正見夏以軒醒了,連忙的走了付去。
      “以軒,你怎么了,還有哪里不舒服的?”
      夏以軒看了夏明正半天,這才是輕輕抒出了一口氣,是做夢的,一定是做夢的,那件事沒有人知道吧。就算是知道了,她死不承認,誰還能奈何得了她,對不對。
      “以軒,你告訴爸爸,”夏明正將手放在自己女兒的肩膀上,“陸筱畫說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將若心關起來了,將她的腿打斷了,臉毀了?”
      而夏明正到了現在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女兒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這不是別人,是她的姐姐啊,雖然不是親的,可是她們也是一起長大的姐妹,他們夏家都已經對不起沈意君母女了,再是來一次,他已經不知道要怎么收場了。
      “爸爸,你胡說些什么,我怎么會做那些事情?”
      夏以軒扭過了臉,打死也不承認,可是她不承認,不代表夏明正就真的相信了。
      “以軒,你以前說謊的時候,就是這樣子的,不愿意看大人,手也會不自覺的扯著袖子上面的扣子。”夏明正一見女兒的動作,心一下子就像是被潑了一桶冷水一樣,這下徹底冷了。
      夏以軒連忙松開自己的手,就像是有人踩到他的尾巴一樣,“爸爸,我是你女兒,還是陸筱畫是?你不相信我,卻是相信她,”只是說到這里,她都感覺自己好像是沒有話說了,尤其是夏明正那一雙了然的眼睛,刺的她十分的難受,也是讓她崩潰。
      “好,”她冷笑,她承認。“是,我是把她關起來了,那又怎么樣?誰讓她跟我搶律哥哥的,律哥哥是我的,那是我的,夏以軒握緊自己的雙手,指甲幾乎都是戳破了她的手心,她本來不應該存在的,你們不都說,為什么她不死了嗎,我這也是幫你們啊,我把弄死了,以后就沒有人再和我搶律哥哥,也沒有人讓你們天天喊著她去死了。”
      啪的一聲,夏明正一手扇在了夏以軒的臉上,想要將她給打的清醒了一些。
      “夏以軒,你怎么能可能做這么沒人性的事情?”他痛心,他失望,他甚至都是無地自容,是他沒有本事,是他將女兒教成這樣的。
      “爸爸……”夏以軒捂住自己的臉,撲到了夏明正的懷里,
      “爸爸,你說怎么辦,怎么辦?如果這件事被律哥哥知道了,他一定不會放過我的,我馬上就要和律哥哥結婚了。馬上就要成為楚氏集團的總裁夫人了,爸爸,我不想坐牢啊。”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