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良寵》-> 第796章 合適的人選
第796章 合適的人選 作者:呆若萌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26
  •     北方蠻夷,趁著燕國與乾國交戰之極,攻其邊境,險些造成燕國腹背受敵的窘迫之境。

        如今,他們扯了這么大一張虎皮,不過也是為了能多跟乾國談籌碼而已。

        魏崇煥眸色漸漸深沉,腦海里倒是閃過一個人的面容,薄唇微微揚起一抹弧度。

        “本座倒是有一個合適的人選,只待有人將這人選的名字遞到乾國陛下的耳邊…”

        ……

        一場鬧劇,說來雖是可笑,也上不得臺面,但終究是達到了目的,再加上瑞親王在乾文帝面前老淚縱橫了一番。

        那真是,抱著酒瓶子,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

        當初,瑞親王支持當年還是皇子的乾文帝,可沒少做事,更重要的是,瑞親王癡情,先夫走了之后,就再也沒娶妻納妾,膝下就這么一個女兒,對乾文帝的皇位沒有任何威脅。

        如果連明珠都走了,那他真的就是孤家寡人一個,就真絕后了!

        到底是親兄弟,乾文帝終究是舍不得啊,再加上燕國的魏崇煥那旁敲側擊的意思,乾文帝便干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將明珠郡主從人選剔除了去。

        只是如此一來,這和親公主的人選,又該讓誰去呢?

        當初,沈君茹派人查到魏崇煥早就進京,并且跟京中人碰了面。

        燕國一直在乾國埋有暗探,兩國人都心知肚明,同樣,乾國也有燕國安插暗探,只是暗探行事需要隱秘周全,若被發現,很有可能會被連根拔起,所以,饒是魏崇煥到了京城,也沒有立即就與暗探聯系。

        福星茶館,風雅之地,未進其門,便聽得里面琴音裊裊,伴著濃郁茶香。

        魏崇煥一襲簡單裝扮,面上還沾了兩搓小胡子,混在人群中與乾國人無異。

        “你們在外面守著。”

        吩咐了身側隨侍,而后便抬步走了進去。

        茶館早就被人包了場,除了要見的那位,只有兩個伺候的奴仆,珠簾之后還有一個妙曼女子,抱著琵琶,纖纖玉手,緩緩撥弄琴弦。

        “多日未見,別來無恙啊章王殿下。”

        魏崇煥拱了拱手,作揖道。

        對方輕笑出聲,抬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三皇子先前在鹽淮查稅一事上出力頗多,前些日子受了乾文帝封上,親自賜了“章王”封號。如今已經搬出皇宮,賜府別住了。

        “本王怎記得,與魏使前幾日在宮宴上才見過。”

        “呵…殿下說的事。”

        “說吧,此次找本王,何事啊。”

        “望殿下幫忙促進和親一事,這是下臣屬意之人。”

        說著,他將一個紙條放在桌面上推到鳳章面前。

        修長的手指微微一挑,便將那紙條捏了起來,隨即挑起了劍眉。

        “呵…竟是她,這個女人,可不好惹,背后靠山還挺硬。”

        尤其是,她與六弟那事,他也是有耳聞的,如果秦王府與沈府聯手,六弟有了沈府的助力,那么…必然會成為他帝王路上的絆腳石!

        如今,太子已經沒了,四弟被一個女人帶了神去,已然沒了用處,而九弟就是個錢眼子,根本不會參與朝堂之爭,不過很顯然,九弟與鳳珉更親近一些。

        除此之外,只剩下尚且年幼的十二弟,頗受父皇疼寵,不過十二弟還小,尚且構不成威脅。

        在他

        所以,如果能阻止秦王府和沈府聯姻,這倒不失為一個機會!

        心里如此想著,面上卻不動分毫,冷聲道。

        “那之前魏使答應本王的條件…”

        “殿下請放心,若有朝一日,殿下有需要,只需振臂一呼,我燕國鐵騎必來相助!”

        “好!那魏使這個忙,本王幫了!”

        鳳章看似爽快的拍桌應下,其實,他與魏崇煥兩人,無非是各懷心思,各有目的!

        魏崇煥離開之后,鳳章亦未停留,捏著那張紙條,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來人、備馬,本王要進宮。”

        片刻之后,鳳章的馬車持著令牌入了宮,去拜見了德妃。

        此時,恬嬪也在,德妃端坐在一宮主位之上,而她便坐在下座,說的無非是一些捧著的話,時不時還踩上如今已經失了勢的皇后娘娘。

        “如今這宮里啊,誰都唯德妃娘娘您唯命是從,嬪妾瞧著,如今皇后娘娘只占著一個空殼,什么事都不管了,陛下前些日子封了殿下為章王,相信再過不久,便該讓德妃娘娘您協力六宮了,到時候娘娘可別忘了提攜提攜妹妹呀。”

        “哎喲喲,這話說的,如今妹妹正是得恩寵,你這肚子再爭氣些啊,本宮都不曉得是不是要給妹妹騰位了呢。”

        沈奕恬這馬屁是拍在了馬腿上。

        捏著帕子的手微微蜷縮,指尖因為用力而有些泛白,她如何不知道,若是這肚子再爭氣一些,可…可偏偏就是不爭氣啊!

        她先前的孩子都那么大了,還一碗藥下去將那已然成型的孩子給弄掉了,而后又沒能好好調理身子,便被送到了莊子上去,這一番折騰下來,身底子早就虧了。

        如今,還能不能懷有龍子,連太醫都說不準!

        “德妃娘娘與嬪妾說笑呢,嬪妾哪有那福氣啊。”

        “恩,虧得你還看的明白。”

        德妃這真是半點面子也不給沈奕恬。

        這話說的,雖聽不出羞辱之意,可卻還是叫沈奕恬臉頰火辣,險些坐不住!

        好在,這正說著話兒呢,外頭便有宮娥來通傳。

        “娘娘,章王殿下給您請安來了。”

        “噢?皇兒來了,快讓他進來吧。”

        沈奕恬聽著章王來了,心里松了口氣,便起身與德妃微微屈膝。

        “那妾身就不叨擾了,先行告退。”

        見著德妃揮了揮手,便后退著出了去。

        行至宮門前時,與章王碰了個照面,按照規矩,也只是與他微微福身,見了一禮。

        鳳章面輕,身姿挺拔,那微微上挑著的桃花眼,只這樣一瞧,便似帶著無盡風情。

        待沈奕恬走了過去,他還微微偏頭,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薄唇微微揚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玩味笑意。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