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作者:白北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26
  •     這兩孩子,平日里鬧鬧騰騰,難得今日會能有這么一副模樣。

        荊夫人起身拉住荊雨柔的手,使了眼色讓小秋小珮退下。

        “柔柔今日氣色不錯,

        荊雨柔真是服了自己有個這么一個坑女兒的好母親,但是她又不能說什么,只能默默低著頭。

        鄒連城也有些不知所措,撓撓腦袋,緊張地滾動喉結,過了會才吞吞.吐吐來了句:“四小姐...我...嗯...你好...”

        荊雨柔內心:??

        荊夫人笑出聲,“小公子,你在說什么呀?”

        “啊...我...”鄒連城心跳加速,不讓自己丟丑,以笑掩蓋尷尬,“啊...沒什么,就是...看到四小姐恢復的不錯,替她高興...”

        “聽說小公子是帶了東西給柔柔,是什么呀?現在拿出來吧!”荊夫人過來人,熟能生巧地幫著兩個年輕人說話。

        這才讓鄒連城想起來自己手上還提著東西。

        他伸出手,只見是兩提藥包,“我表哥是個大夫,醫術高明,這是他開的藥,我吃了一日就好了差不多了,本來昨日就要送的,但是......”

        小心翼翼地對上荊雨柔的眼,“希望四小姐可以收下......”

        鄒連城難得如此輕聲細語地和自己說話,想起不久前娘親說的那番話,荊雨柔這心跳就加速得很。

        她看了眼荊夫人,拿不定注意。

        荊夫人好人做到底,直接幫著荊雨柔接過藥包,“多謝小公子好意了!本夫人替柔柔收下啦!”

        荊雨柔扯扯荊夫人的衣袖,眨巴眨巴眼。

        荊夫人知道自己女兒現在什么心情,但是她可不打算由著荊雨柔逃避。

        接著又道,“本夫人還有點事,不如柔柔陪小公子聊吧,娘親先走一步。”

        很好,荊夫人撒手,就這樣把女兒就給坑了。

        荊雨柔欲哭無淚,一把拽住荊夫人,滿眼拒絕。

        荊夫人扯開荊雨柔的手,還拍拍,囑咐:“好好招待小公子。”

        話落,刻意加快步伐離開了。

        而后,荊雨柔和鄒連城干站著,尷尬了...半刻鐘...

        終于,鄒連城作為男子,謹記蕭九‘將厚臉皮進行到底’的原則,先開口說話,“小辣椒,那晚...抱歉啊。”

        他還是想道個歉,總感覺害人家姑娘生了病,這心底就是過意不去。

        “沒事,都過去了。”荊雨柔不知道回什么,畢竟都過去了,她能說什么呢。

        其實那晚,她自己甘愿喝的大醉,也不怪人家。

        要問那晚為何半夜出去喝酒。

        其實...

        就是因為鄒連城。

        總感覺自己有什么心事堵著,她只能確定這個心事關于鄒連城,可具體是什么,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荊雨柔很煩躁,難以入眠,只能出去尋酒。

        誰知好巧不巧,偏偏就遇上了鄒連城。

        “小辣椒,昨日...你為何不愿見本公子...是不是...在生本公子的氣了?還是說,討厭本公子...”鄒連城的語氣,好像有那么一絲的委屈。

        荊雨柔沒想到鄒連城還會糾結昨日,一時不知道怎么解釋。

        她不自然地咳了咳嗓子,后干脆實話實說,“本小姐就是不想見你,怎么著?”

        話出,鄒連城還真有些失落。

        他沒有再說話。

        荊雨柔本是以為鄒連城會像以前一樣,賤賤地纏著自己開玩笑。

        誰知換來這么一副表情。

        荊雨柔本是無心之舉,結果鄒連城這樣,搞得她有些慌了。

        立馬改口,語氣變了溫和,“那個...本小姐昨日當真不舒服,不想見客,誰知道我娘非逼著...本小姐最不喜歡被人逼著,所以...你別多想啊,本小姐不是全因為你。”

        這看得出,荊雨柔是在很努力的照顧鄒連城的情緒。

        鄒連城當然聽得出荊雨柔的意思,聳聳肩,重新恢復笑容,“沒關系,昨日確實是本公子沒有事先說好,打擾到小辣椒你了。本公子應該說聲抱歉的!”

        “什么抱歉不抱歉的?你何時這般客氣了?搞得本小姐倒是不習慣!”荊雨柔斂斂眉,不喜歡鄒連城和她這樣生分。

        “我......”

        “喂!臭男人,你昨日和我娘到底聊了些什么啊?”荊雨柔鼓鼓嘴,問。

        “沒聊什么,就是荊夫人問了我好多問題...”

        “什么問題?”

        “嗯...比如問我之前和你怎么相處的,和你去過什么地方玩...”

        總之,問的每句話都離不開他和荊雨柔。

        荊雨柔聽言,內心著實嘆了一口氣。

        好娘親,不帶這么賣女兒的吧!

        這還是親娘干的事嘛!

        哎!

        “誒算了算了,你們聊什么本小姐不感興趣!”問多了也是白問。

        荊雨柔看著鄒連城著一副與往常判若兩人的樣子,又很是焦心。

        大概是荊夫人說的那些話被她記住了,她也在等著鄒連城做出行動。

        可是這個臭男人,廢話那么多,也不見得有什么行動!

        正當荊雨柔想著。

        這時,鄒連城忽然來了句。

        “小辣椒,何時有時間,我們去賽馬唄。”

        “賽馬?!”這個詞,荊雨柔好久都沒聽人和她提及過了。

        從軍營回來之后,因為育秀是個剛興起的小鎮,家家戶戶忙著興業,無心娛樂。所以整個育秀鎮,荊雨柔即便有馬場,也沒有人陪她賽馬。

        以至于,一年以來,荊雨柔只是經營著馬場,偶爾自己騎馬涉獵。

        可這樣,毫無樂趣。

        今日,鄒連城突然提起,讓她猛得來了興趣。

        鄒連城用力地點點頭,“對!賽馬!何時有空,咱們一起去啊!”

        “擇日不如撞日!就今日吧!”聽到賽馬,荊雨柔哪等的住改日,她迫不及待現在就蹦到馬場。

        “今日......”鄒連城懷疑地打量一番荊雨柔,“你確定你能行嗎?”

        荊雨柔一拍桌子,堅定的拍拍胸脯,“誰說不行的?!本小姐可行了!”

        *

        兩刻鐘后,到達馬場。

        馬場想有什么就有什么,一切應有盡有。

        鄒連城與荊雨柔全副武裝,開始挑馬。

        “這些馬可都是本小姐精心挑選,本小姐大方,今日任你挑選一匹!”荊雨柔自豪地展示自己培養出的駿馬,自信無比。

        鄒連城也是懂馬之人,細細觀摩了一遍幾匹駿馬。

        最后,選中一匹強壯的黑馬,拍著馬背,“就它了!”

        荊雨柔勾唇一笑,“不錯啊小子,真有眼光!本小姐最得力的一匹黑馬就被你給相中了!”

        “呵呵,看的順眼,謝謝啦!”話落,鄒連城翻身一躍,輕快地上了馬背。

        須臾,荊雨柔也隨意選了一匹白馬。

        黑白二馬,舉世無雙。

        “你那馬可沒本公子坐下這匹強壯哦~”

        “呵,本小姐訓練出來的馬都是精英,倒是你,別給本小姐這匹黑馬丟人哦!”

        “好的嘞!”

        下一秒,哨聲一響,二人聚精會神,同時甩下馬繩!

        “駕!”

        “駕!駕!”

        黑白二馬,四蹄翻騰,仰天長嘯,動人肺腑的馬嘶聲響策白空。

        荊雨柔和鄒連城不分上下,一前一后。

        一黑一白,凝成兩條黑白線,交織相間。

        半刻鐘后,馬蹄聲終于漸漸停了下來。

        而最終的結果是。

        平手。

        鄒連城先一步下了馬,快步走到荊雨柔馬錢,紳士地伸出手。

        “慢點。”擔心荊雨柔有病在身,怕賽馬這種劇烈的運動會影響精力。

        荊雨柔難得見到荊雨柔如此細心,有些不習慣。但是這手,還是放到了他的手上。

        鄒連城扶著荊雨柔下了馬,小秋小珮立馬接了過去。

        “可以啊小辣椒,沒想到你這馬技如此颯爽!若不是本公子以往有過賽馬的經驗,還險些超不過你!”鄒連城打趣。

        荊雨柔傲嬌地哼了聲,“本小姐才不是這樣呢!只是很久沒賽過馬,有些懈怠了!等著!改日本小姐恢復精力,盡再與你決戰到天亮!”

        “你終于服軟,承認自己精力不濟了。”鄒連城笑了聲。

        “本小姐......”荊雨柔語結,竟不爭氣地還咳了幾聲。

        小珮連忙端來熱茶。

        “小姐,快坐下歇歇吧。”兩個丫鬟可擔心自家小姐這身體了。

        要說夫人也奇怪,早上小姐獨自要出去,夫人硬是不讓,結果鄒連城來了之后,說要帶小姐出去夫人居然二話不問就同意了。

        兩個丫鬟一路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急死了。

        誰都知道荊雨柔染了嚴重的風寒,再好的藥也不可能一日就恢復到能隨便去與人賽馬的地步。

        但是小姐要去,做丫鬟的又能說些什么呢。

        鄒連城內心是擔心荊雨柔的,可表面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

        因為他知道荊雨柔好面子。

        少許,鄒連城也估計咳了幾聲,極為順手地搶過小珮手中的水,坐到小秋搬的凳子上,合著以往賤里賤氣的語調,“哎呦本公子也吃不消累死了!”

        鄒連城這一系列動作,直接讓小秋小珮懵了。

        荊雨柔卻絲毫不生氣,臉上竟若隱若現的笑意。

        小秋小珮來不及多想,趕忙重新端茶搬凳。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