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134內場A區五排8號(二更)
134內場A區五排8號(二更) 作者:一路煩花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30
  •     高洋是有秦苒號碼的,只是之前一直沒有給秦苒打電話。

        他是先找喬聲跟林思然那幾個人了解了狀況。

        眼下聽到林麒的話,點了點頭。

        也沒說什么,直接拿出手機給秦苒打了一個電話。

        接到電話的秦苒已經回到了校醫室,程木正拎著兩個飯盒跟一個塑料袋進來。

        “高老師。”秦苒直接將耳機戴上,也沒出去,一邊慢悠悠的練字,一邊開口。

        “中午跟人發生爭執了”高洋聲音溫和,聽不出來生氣的樣子。

        秦苒“嗯”了一聲,繼續練字,左手本來一筆一劃的字,今天好像有了一點筆鋒。

        看得一邊的陸照影嘖嘖稱奇。

        高洋頓了一下,聲音顯得有些無奈,“你把位子也調回去了”

        秦苒又“嗯”了一聲,依舊沒有開口說話。

        “這樣吧,你先來我這里一趟,這件事我們先弄清楚了再說。”高洋嘆了一聲,“林先生跟你媽都過來了。”

        “知道了。”秦苒慢吞吞的開口,將筆扔到一邊,情緒顯然不太高。

        沒有立馬走,而是坐在原位,似乎在端詳自己剛剛練的字。

        不言不語的,眉眼垂著,隔著老遠都能感受到她身上那股“離老子遠點”的氣場。

        程木頓了一下,把塑料袋送進去跟程雋。

        又繞到陸照影那邊,也不敢去秦苒那桌子上擺飯,用口型問陸照影發生什么事了。

        陸照影朝他搖了搖自己的手機。

        好半晌后,秦苒才用手撐著桌子站起來,含糊著開口:“有點事,我先去我班主任那一趟。”

        程木才覺得冷凝的空氣忽然被戳破了,他才把菜往上擺,“可是秦小姐,快要吃飯了。”

        “可能會有點晚,你們不用等我。”秦苒朝他們擺擺手,頭也沒回的直接走出了校醫室。

        等秦苒走后,陸照影才把手機給程木還有程雋看。

        程雋已經把秦苒損壞了一部分的書放在自己面前。

        手里拿著刀片跟膠水。

        那張臉郎艷獨絕,卻眸色沉沉的。

        “要不要去找徐校長”陸照影這會兒有點想去教學樓把那書全都踩爛,忍不住暴躁,“那門票是我給秦小苒的,跟她有什么關系”

        程雋再次低下頭,“不用。”

        陸照影有點失望,他想搞點大事。

        想了想,他眼前一亮,“我去讓我爸給孟家找點事做做。”

        不然,這口氣沒發出。

        “去吧。”程雋再次拿起了刀片,壓著嗓子,似乎有點沒睡醒的鼻音。

        陸照影低頭,發現一本被放到旁邊的書,裂紋幾乎看不到了。

        “你什么時候學過”陸照影抬了抬頭,難怪讓程木回來的時候帶了膠水跟專業刀片回來。

        程雋抵著唇,輕咳了兩聲,“大一。”

        陸照影有些無語的看著程雋。

        但凡程雋只要在一件事上多用點心,別做什么都半途而廢,在程家哪里還有其他人說話的余地,也不會被人說的他無所事事。

        等他出去了。

        程雋才不緊不慢的放下刀片,隨手從抽屜里拿出一個手機,很厚,是一個黑色手機。

        如果秦苒在,一定會發現,這手機跟她那款手機幾乎一模一樣。

        程雋低著頭,眉眼十分平靜的,打開編輯器發了一條信息出去。

        半晌后,又回了好幾條。

        回完之后,他才把手機放回抽屜,重新鎖好。

        眼眸微微抬起,沒有往日的風姿雋爽,那雙被長卷的睫毛蓋住的眼眸,微微亮著星火,睥睨又孤寒。

        秦苒很快就來了高洋這。

        一進來,寧晴就急忙看向她,“苒苒!”

        林麒則是看向秦苒,目光淡漠,之前他對秦苒不說比秦語好,卻也很欣賞秦苒的性格。

        只是今天孟心然說的話讓林麒十分憤怒。

        他一向對前妻那邊的親戚很好。

        來學校的時候,他也去看過教學樓底下的場面,一眼就看到了亂七八糟的書,還有被扔下來的書桌。

        這要多大的仇怨才能用這種侮辱人的方式解決問題

        也因此,在找寧晴的時候,林麒的表現十分冷淡。

        眼下看到秦苒也沒什么表情。

        秦苒卻半點也不慌張,她不緊不慢的往這里邊走,停在高洋面前。

        不像是施害者,也不像是受冤者。

        還十分有禮貌的開口,“高老師。”

        頓了頓,她又看向林麒,“林叔叔。”

        她來云城這么久,林麒對自己沒有說多好,但也絕對沒有虧欠自己的地方,甚至不少事情曾經想出力。

        雖然說沒使上勁兒她自己就解決了,但這份人情她記著。

        然而今天林麒只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也沒回應。

        表情冷淡。

        寧晴也知道林麒之前對秦苒很好,雖然后來秦苒沒有答應進封氏,但能看得出來林麒是欣賞秦苒的。

        眼下林麒卻是這么冷淡的表現,寧晴心下一涼。

        “苒苒!”寧晴急切的開口,“你為什么要拿孟小姐的門票,這一切是不是有誤會有什么現在說還來得及……”

        秦苒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孟心然看著她雙手插兜,絲毫不慌的模樣,笑了笑,眸底卻是寒:“我邀請你去看表演賽,你裝得不屑一顧,你自己也沒想到九班會有人敢翻你的桌子吧”

        三個人都有些咄咄逼人的意思。

        高洋看了兩分鐘,突然出聲:“孟同學,請問你那是什么門票,為什么秦苒不可能有”

        “有什么需要弄清楚的,連喬聲都拿不到的票,你覺得她會有”孟心然似笑非笑的看一眼秦苒:“那票外面根本就沒有的賣,是云光集團的內部票。”

        高洋看了她一眼,“為什么不是有人陷害她”

        孟心然目光冰冷,“你們要死不承認我們就警局見。”

        寧晴心下慌了,她壓低聲音:“苒苒,你把票還給孟小姐,給她道個歉這件事就算完了。”

        林麒一直沒有說話,秦苒把孟心然的桌子從五樓扔下來,道個歉是應該的。

        聽到這里,高洋也沒有再說什么,而是轉向十分冷淡的林麒。

        “林先生,你應該還不知道事情的具體經過吧”

        林麒浸淫商場,一身氣勢極強,眸底是看得出的精明干練,“不用你說,我知道。我侄女參加過一年戰隊訓練,現在才回來讀高三,她成績很好,因為今天這件事,她的學習進度又要浪費一下午。”

        高洋卻半點不虛,聽完他笑了笑,語氣不卑不亢,“據我所知,您的侄女在事情完全沒有搞清楚之前,把秦苒同學的桌子踹倒,九班的人都知道秦苒同學有一堆十分喜愛的書,還有幾本是市面上暫時買不到的絕版書,壞了不少本。”

        “當然,秦苒同學把孟同學的書丟下去確實不對,但最先做的不對的,沒禮貌的、最先道歉的是不是孟小姐”

        林麒一愣,這件事孟心然確實沒有跟他說。

        他一直以為是孟心然說了秦苒偷她門票,秦苒惱羞成怒直接扔了孟心然的書桌。

        高洋也沒有任何諷刺的語氣。

        但每一句都隱含刀子,林麒氣得發懵的腦子“轟”的一下炸開。

        實際上這些事他只要問一下,稍微問一下,就能發現。

        可惜他問都沒問,一心替孟心然委屈。

        林麒面色僵著,現在竟然有些不敢去看秦苒的眼睛。

        一直催促秦苒趕緊去道歉的寧晴也狠狠愣住。

        “現在不用說這些沒用,”孟心然淡定的開口,這種情況下,她舉止依舊優雅,“而是秦苒她偷了我的票。”

        高洋點點頭,“喬聲已經去拷監控了,馬上來。”

        “扣扣——”

        不到二十分鐘,喬聲就敲了門。

        “老班。”他進來,目不斜視的,把一張優盤遞給高洋。

        看到喬聲手上的優盤,寧晴手下意識的一緊。

        “苒苒,你到底有沒有拿。”她看著孟心然雙手環胸,十分冷漠的樣子,有些急了:“孟心然是林錦軒大舅的女兒,聽說還是云光財團的人……不為自己想想,也要想想你妹妹,她現在還在林婉那里……”

        秦苒沒看她,只是雙手環胸的看著高洋把優盤放進去。

        喬聲拿的只是一段視頻。

        衡川一中班級內是沒有監控的,只有走廊上有,所以喬聲拿的只是走廊上的視頻。

        高洋開了32倍速的快進。

        從中午放學到孟心然進班級的那半個多小時。

        視頻上顯示的很清晰的顯示了秦苒最后一個離開教室。

        過了一段時間,才有兩男生先回教室,這兩個男生進教室不到半分鐘,又有兩個女生結伴而來。

        總之,看完視頻,證明其他人都沒有問題,反而是秦苒的嫌疑更深了。

        孟心然冷笑一聲,看向秦苒:“秦苒,證據都在這里了,你最后一個走,還有誰會有可能偷了我的票去陷害你,還狡辯”

        秦苒點了點頭,漫不經心的看向孟心然,“只能你有票,不能別人有票”

        她不僅有票,她還有一疊票。

        “苒苒,你夠了,”寧晴大聲開口,然后看向孟心然,卑微又小心,“孟小姐,對不起,苒苒她沒有……”

        “你不會以為這票只要有錢就能買到吧”孟心然諷刺的開口,“云光集團的內部票,你做夢呢”

        林麒這個時候終于開口了。

        因為之前對秦苒的一些誤解,他此時對秦苒有些愧疚。

        “這件事不管怎么說,只要票還在就好,”林麒這時候才看向秦苒,“或許是誤會了你,你把票給心然,叔叔給你做主了,這件事就當什么也沒發生。”

        孟心然顯然不同意這個做法,但是林麒開口了,她也只能站在一邊,冷笑著看向秦苒。

        秦苒往旁邊的桌子上靠了靠,聽不出情緒的聲音:“所以,你是不是覺得,不讓我道歉,不去報警,就是對我最大的憐憫了”

        林麒沒想到秦苒會是這個反應,“我……”

        孟心然也被秦苒這個小天才的反應逗笑了,是嘲諷的笑。

        寧晴知道秦苒一向好強,可到了這個地步她還這樣說話,恨不得當場捂住她的嘴。

        “秦苒,你先把我的四張票給我,是四張連號。”孟心然不想跟秦苒周旋,不耐煩的開口。

        秦苒卻是一愣,瞇了瞇眼,“所以,孟小姐你其實是記得云光財團的內部票的座位號”

        “秦苒,你垂死掙扎的樣子真的惡心,”孟心然嘴角是冰冷的笑,“內場b區九排12、13、14、15連號,一張都不能少。”

        “確認嗎”

        “當然。”

        “好,”秦苒點點頭,從兜里摸出了陸照影給她的門票,“這是我的票,你們看看。”

        她幾乎都氣笑了,原本以為孟心然不記得自己的門票號,才會覺得她的票是偷的。

        誰知道,這女人孤傲到這種地步。

        高洋接過。

        林麒在他身邊,看了一眼,表情一滯。

        孟心然看著兩人的神色,皺了皺眉,她直接抽出高洋手中的門票,被人踩過有些凹凸不平,但上面的座位號很清晰——

        內場a區五排8號。

        ------題外話------

        電腦依舊沒回來啊

        然后這一章之后,林麒把事情玩崩了,苒姐不用再顧忌他了。

        月票紅包還沒領完寶寶們,多投票爭取領完啊,晚上見_

        (教育123文學網)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