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娘娘,您躺贏了》-> 第314章 卑微的愛慕
第314章 卑微的愛慕 作者:墨重蓮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1-09
  •     戀上你

        “楚江王到底是不一樣。”黑衣人又輕笑一聲,他并未收起冥玉碎片。

        “不知那叫梁聲聲的姑娘,在楚江王的心里,可算不算得上寶?”

        一句話,成功的讓楚江眼色一暗。

        “別激動,在下也不過是高數楚江王一聲,你心尖尖兒上的姑娘,早就成了大周貴妃,你十年才出了一次山,自是不知道的。”

        “貴妃?”楚江神色晦暗不明,手中的那顆人頭被他捏出兩個大窟窿來。

        “看來是真不知道呢。”那人笑的越發冷,“也怪不得那小姑娘,周天子一登基就強行封了她為貴妃,也不是人家小姑娘愿意的。”

        “只是楚江王那番行動,害的小姑娘昏睡了過去,剛好,周天子來了古月郡,怕是過不久,就要跟那小姑娘圓房了。”

        他話落,楚江王手中的人頭已經被捏成了渣滓。

        他扭過頭去看著那人,一雙碧色眸子里全是森然的寒光,“大祭司,你以為激將法對本王有用?郡王府的小丫頭,不過是本王的獵物而已,你以為本王會為了她,替你解決周天子?”

        那人聳了聳肩,攤著雙手,“楚江王太高估在下了,在下不過是告知您事實而已,哪里是激將法。”

        “郡王府那小姑娘,您愛管不管,跟在下又沒什么關系。”

        “只是一生得一愛不易,你守護了扶桑這么多年,我從心底里感激。”那人說著,又看著血紅的扶桑山,長嘆一聲。

        “因為感激,便不愿見您痛失所愛,更不要等到失去才后悔。”

        “如我……這一生都沒機會去挽回所愛之人了。”

        他凝視著深淵的地方,濃濃黑霧之中,一雙眼是仇恨,是惱怒,是悔。

        在那深淵之中,是她曾守護的一切。

        他沒能護住。

        甚至連她都沒護住……

        “在下話盡于此,愿楚江王的每一個選擇,都不會后悔。”

        話落,他便化作一團黑霧,風一吹就散了。

        唯留下那一塊冥玉碎片,在血紅的月光下,很耀眼。

        楚江看著那片冥玉,眼里森然的殺氣濃了許多。

        ……

        姬權到的時候,古月郡的海棠花還沒謝。

        這幾天,人們只知道郡王府來了貴客,聽說是一位極其俊美的貴公子。

        不少少女為了見得他一面,天天在郡王府外守著。

        守了這么久卻是連人影都沒見得。

        聽說,那位俊美的貴公子,是郡王爺給小小姐招的夫婿……

        小小姐前幾日被妖怪魘著了,需要一位夫婿來沖沖喜呢。

        想來郡王爺也真是夠大膽的,小小姐明明是皇帝的貴妃呢,這背著皇帝,直接給招婿了,這么一大頂綠帽子叩上去,不知皇帝陛下知道了,該做何感想哦。

        ……

        東院,姬權正站在海棠樹下。

        他一身玄金衣裳,身形修長,比起幾月前,瘦削了很多。

        容顏一如既往的俊美,可惜卻失了生氣,渾身上下是比以往更森寒的冷。

        便是那海棠花落在他的身上,仿佛都不能給他增添半分生機。

        梁郡王見到他的時候,都嚇了一跳。

        他又不是沒見過姬權,上次見的時候,他還是四皇子,雖說也是個陰鷙的人,可到底是英姿勃發,哪像現在這模樣,活生生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打擊,整個人消瘦的極憔悴。

        說出去連他都不信,這樣一個人,便是當今的大周天子。

        他來了三日,也未對外宣揚身份,只是時常看著他們院子里的海棠花發呆。

        沒跟他提什么分封制變封邑制,更沒提他的孫女聲聲,甚至……連武器的事都沒提。

        比起這些東西來,他似乎對院子里的海棠樹更感興趣。

        這可讓梁郡王半點也猜不透了,他知道,姬權是個極其有心計有手段的人,偏偏此刻他按捺不動,這便讓梁郡王心頭更不安穩了。

        想想自家還躺在床上至今未醒的孫女,梁郡王還是開了口。

        “陛下……”

        他剛一開口,就聽得海棠樹下,姬權道,“梁郡王,這些海棠樹,朕要植入皇宮。”

        梁郡王愣了一下,“什么?”

        “鳳鳴宮中的海棠謝了。”姬權說著,終于看了他一眼,“朕要這些海棠。”

        梁郡王又懵了,他可不信姬權這么大老遠的來古月郡,是為了這些樹。

        “陛下,這些海棠都是古月國的月公主親手所植,先祖皇帝曾有令,這些樹誰也不能動的。”他垂手行了一禮。

        即便姬權要這些樹,他也不會給的。

        這么多年他守在古月郡,便是為了心中的念想。

        這些樹便成了他的寄托,若是連這些寄托都要被姬權帶走,那他守在這里還有什么意義?

        姬權,“嗯?”

        “陛下恕罪,先祖皇帝的命令,臣也不敢違逆。”梁郡王說著,便想移開這個話題。

        “大周國土遼闊,陛下不會差幾棵海棠樹的。”

        姬權,“朕差。”

        梁郡王,“……”

        跟這位帝王聊天,真的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

        “鳳鳴宮里的海棠是先祖皇帝親植,如今枯了,想必他也是極想要鳳鳴宮恢復生機的。”

        姬權說道,伸手接了一片海棠花,“你曾隨先祖皇帝親征古月國,應當知道,這些海棠花對他來說意味著什么,月公主對他來說,有何意義。”

        梁郡王心頭一滯,看著姬權那瘦削的身影,心頭有些發憷。

        “郡王從未娶妻,卻憑空多出一個兒子,才有了如今的孫女兒,這么多年來只身一人將孫女拉扯大,便是為了心中那一抹白月光罷。”

        姬權繼續說道,“惦記著一個不該惦記的人,默默暗戀了這么多年,你與先祖皇帝是同類。”

        梁郡王被他說中了心思,心里狠狠一疼。

        他和先祖皇帝才不是同類。

        先祖皇帝可以強取豪奪,可以用他的身份向月公主表明心跡,甚至可以強行將她帶到大周帝都。

        而他呢?

        他只能在陰暗的角落里默默的看著,甚至連守護她都做不到。

        那份卑微的愛慕只得深深的藏在心里,她至死都不知道,這個世上曾有一個男人,那般卑微的愛慕過她吧?

        這樣的他,又如何能與先祖皇帝是同類呢?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