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豪門總裁-> 《蜜戀小秘書,總裁我不從!》->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大結局 + 參加婚禮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大結局 + 參加婚禮 作者:清月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10-27
  •     歐陽夏荷這才推開歐陽政修,想要去扶地上的夏茗悠,雖然夏茗悠對她不好,可終究是她的母親,世界唯一的母親,她唯一能給予她母愛的人。

        可是歐陽政修阻止了歐陽夏荷動作,將人抱著走到一邊,冷漠著

        章明曦見此,突然就明白了一些什么,歐陽政修對夏茗悠所以所作所為都一清二楚,為什么當年都不揭穿她,反而是將這樣的人留在歐陽家。她的目光落在歐陽夏荷的臉上。

        答案便是她!

        “政修哥哥,媽媽、媽媽她在地上,你們對媽媽干什么?”歐陽夏荷還在掙脫,可惜兩人之間她不可能是歐陽政修的對手。

        加上她一心想要去看看歐陽雄風,心里更加的而著急。“松開我。”

        “夏荷,夏荷,他們誣陷媽媽。”夏茗悠見歐陽夏荷的樣子,頓時希望更大,將自己說得很可憐。

        “哼,誣陷你,你和夏荷并沒有血緣關系,不知道你敢不敢現在就和夏荷去做親子鑒定。”

        歐陽政修的又丟下炸彈,這次是深水炸彈,威力表面看著不大,實則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情。

        要是歐陽夏荷一心想要幫助夏茗悠,歐陽政修定然是左右為難,但是現在不一樣,他們沒有關系,加上夏茗悠對待歐陽夏荷的往昔種種,歐陽夏荷心里立刻明白,她們之間根本沒有關系,她為什么要幫這個惡毒的女人。

        “你胡說!”夏茗悠現在覺得自己根本不應該來,要是留在香港,等歐陽老不死的閉眼睛,直接繼承家產不就好了,干嘛高興地忍不住跑過來,后悔啊,悔到腸子都青了。

        “我胡說?”歐陽政修將懷中的人抱緊,“估計你很想知道,為什么我這么多年都不揭穿你吧。”

        章明曦看到夏茗悠的眼睛一亮,果然是想知道的啊。

        歐陽政修嗤笑一聲,“難道不是你讓夏荷從進門的那一刻就開始勾引我的么,要不是這步走得對了,你以為你能在歐陽家享福這么多年,這都是看在夏荷的面子上。”

        “為什么?為什么?”夏茗悠已經說不完整話。

        歐陽政修卻知道她心里所想,“因為現在夏荷懷了我的孩子,當然要給她名分,歐陽家夫人的身分。”

        一步一步就像是完美的棋局,夏茗悠完敗,隨后被老劉給拖了出去。

        可是章明曦卻有一個問題想不明白,她一直盯著抱著歐陽夏荷的歐陽政修看。

        但是她可沒有問,現在要是說出來,可沒什么好事情發生。

        不過她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夏茗悠也就是表面上看著聰明,歐陽政修不愧和陳易凜是雙胞胎,有些東西是改變不了的。

        歐陽雄風是在又一個三天后蘇醒過來的,老人一覺醒過來見到自己的兩個兒子全都在,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醫生仔細給歐陽雄風檢查,確定只好好好休養,后期心情好,至少還是有三五年的活頭的。

        縱然肝癌晚期不好,不過能在鬼門關走一遭之后,見到所以事情都順便的變成自己心想的樣子,還有個三五年能看著他們,很知足了。

        歐陽雄風摸著親親寶貝孫子的腦袋,享受著天倫之樂,嘴角忍不住上揚,臉上的精神看得更好了。

        “哎啊,突然覺得自己好幸福啊,早知道就該早點這樣,也枉費我自己天天在家想辦法想得腦袋疼了。”

        歐陽雄風一高興就愛說大實話,結果這大實話實在是不中聽。

        小輩們自然是不敢說些什么,老劉除了管家的地位低一等之外,和歐陽雄風就是平輩。

        所以這話他可以說,老劉管家的臉色和歐陽雄風是截然相反的,黑沉黑沉的,“老爺子,您這才醒,說些吉利的話。”不過沒啥威懾力。

        歐陽雄風才不管那么多,現在全身的疼都感覺不到,就覺得抱著孫子的感覺太美好,不理會老劉帶著教育性質的話,而是神色期待地看向歐陽夏荷肚子。

        “聽說馬上我又要有孫子了?”此話一出,眾人皆驚。

        到現在為止可沒人和歐陽雄風提那些糟糕的事情,畢竟他是病人,思慮太多可不好。

        章明曦第一個反應過來,“難道,老爺子全都聽到了?”只不過不太確定,人家不都說植物人其實可以感知到外面的情況,只是困在某種境界里出不來罷了。

        其實這句話說出大家伙的心聲,所有的視線都集中在歐陽雄風的身上,除歐陽夏荷有些不好意思之外。

        歐陽雄風神秘地點點頭,“哼,那天的話,我是全聽到了。”隨后就看向老劉,“東西都處置妥當了嗎?”

        老劉知道歐陽雄風說的是離婚事宜,連連點頭,“當天我連夜就去處理了,話說還是沒有得到您的命令,是我僭越了。”

        “早晚的事情,你處理的很好,下一步就趕緊準備準備二少爺的婚禮,我可不想讓夏荷挺著大肚子穿婚紗。”歐陽雄風笑瞇瞇地又去看一眼歐陽夏荷的平坦的肚子,好像那里是個已經出生的小寶寶。

        不過,章明曦怎么回味這句話都覺得不妥,這明明是搶了歐陽政修的話啊!

        歐陽政修和歐陽夏荷結婚,他們陳家自然是收到請帖,就算不收到,該去還是要去的。

        章明曦將陳浩霆打扮得帥帥的,一身勁酷的西裝,不是常規那種,而是她親自設計,融合了西裝的紳士優雅和軍裝的帥氣逼人,最燃出來的成品有點不如人意,好在陳浩霆的那張臉夠帥,所以一切都不成問題。

        陳家二老東西沒什么可收拾的,無非就是禮物,還有衣物。

        陳易凜和章明曦也就是隨便收拾收拾,畢竟她們是參加婚禮的,要是弄得太漂亮,這不是去參加婚禮,反倒有搶風頭的嫌疑。

        坐得是陳家的私人飛機,直飛香港很快。

        飛機上,章明曦頭靠在陳易凜的肩膀上,仰著腦袋看著窗外的潔白無瑕的云彩上。

        “那天歐陽政修的話,你聽出來破綻沒?”

        去參加他們的婚禮,能想到自然是有關他們的事情。

        章明曦問完這個問題,就不在看外面的云彩,而是盯著陳易凜的下巴,手也開始不老實,先是撥弄他的手,后來就放到他的臉上。

        陳易凜乘機將打擾的小手咬在嘴巴里,章明曦就緊張的趕緊收回去。

        “知道。”

        章明曦的眼睛亮了幾分,臉更加湊近陳易凜,“你真的知道?”

        陳易凜英挺地的劍眉擰成一團,露出你看白癡的表情,真正的白癡明明是你。

        “歐陽政修欺騙夏荷和夏茗悠的關系。”

        不錯,那日歐陽政修的話里有一個很大的bug,只是場上氣氛緊張,言語激烈又犀利,歐陽夏荷沒有反應過來罷了。

        要是不是親生的,歐陽政修完早就將居心叵測的夏茗悠直接踢出歐陽家,他堂堂一個歐陽家公子還是有能力養一個女孩子的。

        章明曦見答案出來,頓時失去了興趣,然后換上擔憂的樣子,好像是她和陳易凜結婚似的。

        “你說說,夏荷要是發現了可怎么辦?”

        “人家說一孕傻三年,夏荷現在沒有那么容易發現,在說發現,孩子都生出來了,能怎么樣?”

        “要是歐陽政修瞎編的蒙對了才好,這是最好的結果。”

        章明曦主要擔心的是歐陽夏荷會受到傷害,這種傷害是只有自我經歷才會明白。

        昨天晚上,陳易凜告訴她,約柔梅和源清讓是她的親生父母,她和婉柔是雙胞胎姐妹。

        她的第一反應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雙胞胎,第二反應就是人生太狗血。

        可仔細想想之后約柔梅和源清讓三番五次的叫她過去看婉柔,吃飯,這些用意,她從來沒有往深處想過。

        飛機早上出發,下午太陽還很高的樣子便到了香港。

        歐陽家的車早已等待專門機場,在幾名年輕力壯的司機幫助下,他們的東西以及他們很快便裝上車,向歐陽家駛去。

        章明曦的心情突然就沒有在飛機上的那么好,因為陳易凜說,約家人也會過去,她還沒有想好該怎么面對。

        歐陽家不虧是香港的首富,整個遠處連綿不絕的山區燈火通明,司機給他們介紹,那一片全是歐陽家。

        所以陳家什么占山建別墅真的不是驚嚇的事情,真的的有錢人是買下一片山區建別墅。

        章明曦被遠處的那邊燈海吸引住目光,隨后就開始發揮大腦的散發思維,想象里面的各種陳設。

        事先知道他們來,半山腰處霸氣的鐵門早已大開,汽車一輛輛的開進去,寬闊的路面和高速差不多。

        香港這寸金寸土的地方,她就想不明白,歐陽家怎么沒有引起公憤的。

        很快她就得到這個答案,因為車子已經行駛到燈火通明的別墅前停下。

        他們下車,便看到一大群人中老劉管家推著坐在輪椅上的歐陽雄風,旁邊站著歐陽政修,歐陽政修的懷里抱著對他們招手的歐陽夏荷。

        然后兩邊都是些不熟悉的面孔,百態各異,章明曦想,歐陽家才是真的的大家族吧,不像陳家人丁凋零。

        “看,那個人是大舅舅,和舅舅長得一模一樣,好神奇啊。”

        一聲稚嫩的童聲打開這熱鬧的相聚局面......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d综合走势图